城墙上,祁笺遇看到这一幕,夸张地笑了起来,笑得毫无形象可言。

旁边的南宫越言亦是笑得直不起腰。

“这叫什么,这叫一不小心就放出了一只色中饿鬼!”祁笺遇朗声说道,声音传到了恶灵城外,所有恶灵都跟着大笑起来。

南宫越言止住了笑,他愉悦道:“这也不失为一种不战而胜的手段。”

围绕在祁笺遇、南宫越言身边的恶灵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哈哈哈哈南宫大人说的不就是色诱吗。”

“不费一兵一卒就取得了胜利,这不正中下怀吗。”

“你们难道都没发现这少年放出的恶灵有小成境二重的实力吗?倘若真要打起来,这少年的恶灵也不会输。”

“这少年竟能让小成境二重的恶灵听从他的命令,那这少年的修为该是有多高啊。”

方才不以为然的恶灵们都正了正神色,开始认真地打量起厉苍溟。

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敢再以貌取人了,这些突然来到恶灵深渊的少年少女们,虽然看着一根手指头就能压死,实力却是一个赛一个的高。

厉苍溟看着手下恶灵与那女人就要天雷勾地火,进行到最后一步,他忍无可忍,将恶灵召了回去。

消失前,恶灵大喊:“主人你不厚道,坏人好事,迟早阳痿!”

厉苍溟:“……”

这样的手下不能留了!

女人见到手的男人没了,愤怒地瞪向厉苍溟:“还我相公!”

厉苍溟手里折扇一扬,数柄暗器飞向女人,女人舞动大刀,悉数将暗器挡下,正要得意时,厉苍溟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女人神色大变,想躲已经晚了,厉苍溟挥出一掌,将她打下了擂台。

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直直地栽进了人群,所有恶灵避之不及。

女人败了,没人搭理她,在她落败的瞬间,就有另一个女人走上擂台,她含羞带怯地看着厉苍溟,问:“你觉得我怎么样?我床上会的花活儿可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