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从方正那异常平静的眼神里,萧若苒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回到萧若苒的寝苑之后,方正亲眼看着她熟睡之后才不舍离开。

因为追星的到来,方正也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次能看着萧若苒入睡的机会。

可是萧若苒一闭上眼睛就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朦胧中,怒目圆睁的不扰,挥着一把利剑就向还在熟睡之中的自己刺过来。

当萧若苒猛的睁开眼睛之后,却发现不扰手中的利剑已经稳稳的插在了自己的心口之上,而且还滋滋的往外冒着鲜红的血液。

更恐怖的是,龙小小就站不扰的后面,正以手念诀指挥着伏魔剑准备让自己灰飞烟灭。

当萧若苒大喊着“不”的时候,却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

恐慌不已的萧若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环顾了一下周围熟悉的环境,用手紧紧按着那似乎就吧T跳出来的小心脏。

待情绪稍稍稳定下来之后,萧若苒才敢望向自己的心口。

还好,自己的心口还是好好的,什么都没有。

这只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

感觉再次死而复生的萧若苒,又开始捣鼓事情了。

或者也可以说,只要不扰还在一天,她的心就不得安宁一天。

现下,快到了晌午时候,萧若苒便来到了牢房,准备亲自了结不扰算了,免得夜长梦多。

萧若苒慢悠悠地踏进了那间充满着恶臭和阴暗气息的牢房。

原先作为禁闭式的牢房还算是干净的。

只不过在改成了牢房之后,那股无法消散的尿骚味和血腥味,便演变成了牢房里令人作呕的恶臭味。

萧若苒的目光扫过那一屋子的伤残之人,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得意之情。

尤其当她看到不扰那满身的伤痕时,嘴角更是微微上扬,流露出一抹胜利者的微笑。

一身黑衣的萧若苒双手往后背着,居高临下地看着不扰,嘲讽的说道:

"怎么样啊,小贱人?这牢房的滋味儿好受吗?" 。

萧若苒的语气中满是轻蔑与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