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爱上了一具女尸 > 第一千四百零四十四章
    一慌两年时间过去了,本以为最多活上一个一年就不得了了的大头,现在两年时间过去了,额,准确来说,在半年前,就到了三年期限了,大头都还活的好好的,南家山翁就真的有些懵逼了,毕竟怎么说,这大头的生命力其实已经都没有了,照理来说是这狼妖的不死之心将他给保了下来。

    而如今狼妖找上门来了,想要按照约定带走南家山翁的儿子,南家山翁自然就不乐意,于是乎狼妖跟南家山翁大战了一场,不过,他准备不足,吃了一个小亏,怎么说呢,这里并不是他的狼头山,不是他的主场,更何况这两年的时间准备,这家伙失败也不是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在几次进攻无果,还付出了一些代价之后,他就很是气愤的离开了,每次来的时候,他总会说南家山翁一个会后悔的。

    就这样,后面每个月圆之夜,大头的身体就会出现变化,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甚至有些时候南家山翁还从中感受到了狼妖的影子,而狼妖,却是一次次的会在月圆之夜杀来,他的攻击强度也是越来越猛。

    这一次,狼妖是势在必得,他神色嚣张的看着我们说道:“你们要是不同意,你们今天就全部得死在这里。”

    然后就看着狼妖用手朝外面一指,嘴里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声音,片刻之后,我们从窗户看了过去,就看到外面都是绿油油的灯火,密密麻麻,让人震惊,我知道,这都是狼的眼睛在夜色里发出的光,我们陷入了群狼的包围之中,而这一群狼最低的实力都有妖将的实力,看样子是精锐层出了,务必要将这家伙给拿到手了,看来这大头的诱惑还是挺强的。

    若是南家山翁遇到这样的情况,估计他是无能为力了,但是怎么说呢,遇到了我,也就算他倒霉了……

    “这么点威力,就想要奈何我,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算你的本事,不过估计还不够多啊,看来我还真得给你们添一把火啊,要让你知道锅儿是铁打的……血祭控阴!”

    血祭控阴自然就是燕大曾经传给我的一个秘术,至于威力么,从很久很久以前在地下车库和狼对决的时候,直接将全盛状态下的狼弄成一个近乎于快要彻底失去战斗力的半残废状态,就可以很是清晰地看出其威力效用,而最主要的是当时的我还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手段,都能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可想而知,现在我施展出来的血祭控阴将会强大到怎样一个程度。

    血祭控阴的主要原理就是用使用者的鲜血为引,将周围的所有怨气和鬼魂都吸引到刻下的道印附近,对帮助使用者进行攻击,不过这些召唤来的鬼魂并不一定会听从你的安排,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会进行无差别的进攻,而上次我之所以能够成功,也亏得那车库里面的鬼魂都是被狼给害死的,所以这才会同仇敌忾的帮我将狼给解决掉,而这次我才不会傻傻的用这东西来测试我的人格魅力,要是同归于尽了,这乐子就大了,而我的目的主要是让本来可以用于熬过这有鬼魂出没和狼群袭击过的地方彻底变成一个人间禁地,彻底让这这地方乱起来,毕竟我觉着这狼头山应该不是什么善茬,估计对于人来说,也做过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吧,这里被它们残害的鬼魂估计也不会少到哪里去,应该能够帮我把。

    虽说这个道印以前就刻画好了的,虽然很久没用但由于我在这所有的道印上都滴下了我的鲜血,和它们建立了联系,只要心神一动,催动那道印,血祭控阴这秘术自然就很是顺利的施展了开来,就听得轰隆隆的响声不断的从我的身体各处源源不断的发出,我体内原本很是旺盛和充足的血液直接像蒸发了一般,很是突兀的消失了一个无影无踪,连带着将我的很是壮实的身躯一下子压榨的像一根竹篙一般,看上去很是令人心惊胆颤不说,一股无力的情绪顿时顷刻间在我的身上迅猛的蔓延开来,如同一道道翻滚着循环着的浪潮,不断地向我席卷而来,一次又一次的将我残存在我体内各处的精力缓缓的剥夺,一时间一股子很是沉重的倦意在我的心底犹如一个定时炸弹一般,轰然碎裂开来,弄得我疲惫的连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只能从模模糊糊的视野中,感受到整个世界都在天翻地覆一样的旋转,而我的身上却不断的传出一阵难以言明的坠落感和眩晕感,就好像从很高很高的地方直接跳了下来一般,显得很是无力。

    因为我不管怎样还是学过几年医的,至少能感觉到这个状态绝对是因为血液一时间失去的太多,从而导致各大器官无法从血液中得到气体营养交换,从而形成的类似于机体窒息的表现,如果我在这个时候坚持不住沉睡下去的话,可能我真的就要这样一睡不醒了,毕竟我虽然陷入了这几近昏迷的状态,都还是能够感觉到一股很是巨大的吸扯力,在不断的吸扯着我身体内仅剩的那一捧由于心脏的不断地跳动产生的最后的血液……

    看来我这一身血液还并没有达到能够将所有的道印彻底催动起来的最低要求啊,我这个时候很是艰难的用迷离的眼神扫动着我的身体各部分,看着此刻比那些非洲的贫困儿童的手臂躯干都还要像人干的我,我整个人才下意识的感觉到我这次是真的玩大发了啊!

    就在我再也忍不住这疲惫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一股很是温热的气息突然流入了我的体内,在我身体里面迅速的蔓延开来,就如同好几年没有下雨,已经龟裂到了无法挽救的大地上,突然等到了久违的甘露一般,整个机体很是很是贪婪的吸吮那道气息,原本很是干瘪的躯体慢慢的开始恢复了往日的生机,虽说不远处的道印还是在源源不断的抽取的我周身的血液,但至少这个时候,已经勉强有了些许和它们抵抗的架势。

    拼了……

    麻蛋……倒不是我不想留手,这么多妖将,要是我不抵挡住,我身边这三人就死翘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