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慕南枝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单独
    说起来,姜宪的小汤山别院也是个比较神奇的地方。是她做郡主的时候置办下来的。院子不大,当初是盘的别人的宅子,后来做了她的陪嫁,她一年到头也来不了一次。可自从太皇太后知道她总是惦记着小汤山的温泉之后,就自做主张地将她旁边的两幢宅子买了过来,扩建成了个三路的大院子。

    等到李谦做了京城守备,太皇太后每年冬天都会随着姜宪过来小住几日,加之朝廷南下,很多人家都陆陆续续地搬到了金陵,小汤山不复往日的繁华,反倒更方便李谦扩建。时至今日,整个小汤山温泉附近都成了姜宪的内院,旁人若是想再泡温泉,只能去房山,小汤山的温泉已见不到了,更不要说在旁边建宅子。

    就是京城通往小汤山的驿道,两年前李谦也差人重新修整了一番,又宽敞又平整。

    宽大的马车里,姜宪趴在李谦的腿上,一面打着哈欠,一面迷迷糊糊地和李谦说着话:“……原来不过是羡慕简王在小汤山有宅子,我也要买一个……实际上用得不多……不过,这几年却常来住些日子,越住就越觉得这里好……也就骊山那边的宅子能和它一比了……”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她又睡着了。

    李谦失笑,轻轻地抚着枕在他腿上的头。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她微敞的领口可以清晰地看见她锁骨上留下来的紫红色印记。

    是他昨天晚上留下来的。

    或者是因为他知道他这一走,要到明年春天才能再见到她,心里实在是舍不得,凶狠地折腾起她来,执意要在她身上留下点印记才好。

    就像小狗,在圈地做记号。

    现在想想,不过是他自尊心作祟。

    姜宪什么时候都让着他,他却还感觉不满足。最好是她什么都不做,哪里也不去,眼睛只看着他就好。

    有时候他也会自己这样的欲|望吓着,有时候又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什么都会依着她,不过要她心里只放着他一个人罢了。

    李谦苦笑着,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后颈。

    姜宪嘟呶着,发出舒服的呻|吟声。

    李谦笑了起来。

    每次他这样摸她的时候,她都会发出这样的声响,像个懒懒小猫儿,就更让他怜爱了。

    李谦不由想,等到了小汤山,他怎么也要和她肆无忌惮地闹几场,反正又没有其他的人在。

    可事情总是会出乎意料之外。

    到小汤山的第二天,下起了雪。姜宪头天晚上就被李谦闹得不行,今天自然是赖在暖暖的被子里不愿意起来。

    李谦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原本穿好了衣服准备带着姜宪出门转转的,又重新脱了衣服也钻进了被子时,抱着姜宪说着家常话。

    小丫鬟却禀告他们,说李麟求见。

    李谦的脸顿时黑成了锅底,他生硬地道:“就说我有事不能见他。让他有什么事去衙门找谢元希。谢元希办不到的,自然会跟我说。”

    那小丫鬟是新拔过来服侍姜宪的。平时只远远地见过李谦,李谦都是笑盈盈地在跟姜宪说话,她没有到李谦生起气来如同利剑出鞘,寒气逼人,吓得哆哆嗦嗦,连句利索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见到李麟的时候不管李麟如何说,她都只是摇头,再也不愿意去通报李谦和姜宪。

    李谦不愿意见李麟,李麟自然也就见不到李谦。

    可李麟打扰到了李谦和姜宪单独相处,还是让李谦心里不舒服。

    姜宪奇怪了。

    李谦对手足向来看重,当初她同意李长青的意思把冬至嫁到了左家,李谦因此还不很不高兴,直到这几年,听说冬至过得还挺好,这气才慢慢消了些。

    他都能这样对待冬至了,怎么会对李麟突然间恶言恶语起来?

    她不由关切地问:“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李谦答着,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原因告诉了姜宪,“他要和高妙容和离之前,曾经来找过我,我当时忙得脚不沾地,就在衙门里招待了他。他喝到半醉,拉着我的手居然说什么要不是当初他一时鬼迷心窍,被高氏诱|惑,又怎么会娶了高氏为妻?他若不是娶了高氏为妻,又怎么会被爹嫌弃?又怎么会被人瞧不起?怎么会去江南做生意,看人白眼,落得如此境地……倒把什么事都推到了高氏的身上!好像他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是别人把他给带坏了……他在娶高氏的时候,爹和我都劝过他,他还向我们保证,说高氏就是他喜欢的人,非她不娶……”

    说到这里,李谦不由叹了口,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自己不思长进,把过错推到妻儿身上。他有今天,我早就料到了。”

    姜宪却是懒得说这个人。帮着李谦顺了顺起伏的胸口,道:“你也别生气了!说起来,这件事得感谢公公李麟就算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他好歹也是你堂兄,你要是不管他,于你名声不好。若是不是公公不止一次地表白李麟与你们家地关系,你还真的不好管他。”说着,她有些兴奋地道,“你今年不在家里过年,我和慎哥儿去太原过年你看如何?”

    这样,说不定李谦可以把行程安排安排,正巧“路过”太原。

    李谦可不答应。

    太原也是九边之一,这庆格尔泰要真的打过来了,太原也危险。

    他笑着提醒他:“你可别忘了,二弟妹要来看你!”

    可那是明年春天的事。

    李谦也想姜宪这边热闹些,笑道:“要不你写信让郭氏带着小儿子一起过来?”

    这样李驹也可以到这边来过年。

    姜宪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爬起来要去写信,却被李谦重新拉进了被子里,笑道:“我在家里你得陪着我才行。等我走了,你多的是时间做这些事。”

    姜宪忍俊不禁,只好重新回到被子里躺着和李谦聊天。

    府里后山的温泉池水气氤氲,可姜宪来了一趟小汤山,不要说泡温泉了,就是温泉的水也没能沾上一滴,离开的时候只盼着李谦早点走她决定送走李谦之后,立刻和太皇太后一起来泡温泉。

    太皇太后知道姜宪邀请她去小汤山还和太皇太妃道:“这孩子是怎么了?不是说和王爷过去了小汤山了吗?怎么没还要去,还约了我们几个同去?过几天可是慎哥儿十岁的生辰,我还寻思着给我们慎哥儿好好办一办,去小汤山泡什么温泉啊!”

    太皇太妃道:“是呀,是呀!可怜我们慎哥儿马上就是生辰了,临潼王提前让人给慎哥儿做了碗寿面就走了。”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现在的交通管得太严了,没办法开车,连我自己写得都觉得没意思……呜呜呜……有些可是情节需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