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百二十七章没你们一样
    终于从桃树村回到了军区大院。

    李红军前前后后的请了有大半个月的假,刚回来就赶紧去军区忙活他办公桌上堆积的事情。

    沈云芳回来之后,首先就是带着两个孩子去澡堂子好好的洗了个澡。

    回去老家将近十天,也没有条件洗澡,这么多天,真的是凑合着过来的。

    这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原来在农村的时候,十天半月不洗澡也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在这边洗澡洗惯了,两天不洗洗好像就觉得浑身长虱子了一样难受。

    等她带着孩子洗完澡往家走的时候,遇到了好几个军嫂,大家看到她们娘几个胳膊上都带着孝,凑过来打听发生什么事。

    这也没什么可不能说的,沈云芳的大概的说了一下,家里老婆婆去世的消息,但是具体是怎么没的没说那么清楚,就说有病没的。这也是和李红军商量好的,总不能大咧咧的把老婆婆被抓起来自己把自己吓死的事说出来。

    大家这才知道李团长家匆匆忙忙的回老家原来是这个原因。

    “哎,不对啊,你婆婆去世,那你小姑子咋就没回去呢。”大家可是都知道,孙团长和李团长是连襟,孙团长的媳妇是刘团长的亲妹妹。

    “我小姑子家孩子小,走不开。”沈云芳把当时李香荷跟她说的理由说了出来,别人听了会怎么想,那她就不管了。

    “这是咋说的,你家孩子也不大啊,不是一样都得去。再说那是自己亲老娘,把自己闺女养到这么大,现在人没了,咋地也得去送一送,给老娘披麻戴孝去啊。”有个军嫂砸吗砸吗嘴,不是滋味的说道。

    沈云芳只是笑笑,这些道理说都知道,但是真的就有这样没有良心的儿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她作为儿媳妇没有权利指责李香荷不孝顺老娘,但是她也没有义务帮她瞒着这些烂事。对错是非的都有明眼人看着呢,不用她多说啥。

    和这些好信的老娘们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她就带着孩子回家了。

    这些天忙活的,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家,孩子和大人都需要好好的歇息歇息。

    到了家之后,沈云芳就去厨房忙活着简单的做了一口吃的,一家人吃完午饭就都钻被窝补眠去了。

    什么时候李红军走的沈云芳都不知道,等她睡醒的时候一看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孩子们还在睡,沈云芳起床后,就开始收拾起来。

    一家人出去穿的好几身衣服,回来后都得好好洗一洗,不过家里有双缸洗衣机,这个虽然没有后世的全自动方便,但是在现在来说,已经是高科技了。

    沈云芳一边让厕所里的洗衣机洗着衣服,一边在厨房准备大餐。

    等吃晚饭的时候,孩子们看到桌子上的好吃的,都喜形于色。

    这些天来,老家的气氛一直很压抑,孩子们在那边又不让到处玩也不让随便笑,自己家孩子和老太太基本上没见过几面,让孩子跟着大人一起难过或者是哭还真的是为难孩子了。终于回家又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

    吃完晚饭之后,孙承斌带着李香荷以及妞妞一起过来了。

    沈云芳开的门,一看来人就直接喊李红军过来处理,她进屋刷碗去了。

    李红军过来一看后面躲躲闪闪的李香荷,当即就把门一拦。

    “有事吗,没事就回去吧,天晚了,我们刚回来,需要休息。”李红军很不客气的说。

    以前他虽然看不上这个妹妹,但是看在一母同胞的面上,多多少少在妹婿的面前都给她留点面子。

    但是这回这事,让他对自己妹妹是彻底的失望了,自己老母亲没了,她都能不回去看最后一眼,也算是能人了。还有这个妹婿,原来就不怎么看得上,现在丈母娘去世他都不回去看看,这样的人品李红军就更看不上了。

    孙承斌让二舅哥这么明面的撵人,脸上火辣辣的,“二哥,我知道我们做的不对,我真不是有心的,等我知道老太太没了的时候,二嫂已经带着孩子走了……”

    “行了,别说这些了,就是没有你们这闺女女婿送葬,我娘已经入土为安了。”李红军根本不听他说那些借口,要是说孙承斌在这段时间出任务了,那他啥也不能说,毕竟大家重于小家,可是他即没出任务,又没有什么重要到走不开的事情,怎么就能不会老家一趟呢。就算是他知道的比较晚,那又怎么样,难道他这么大人还需要别人领着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吗,就不知道自己买票回家,说来说去都是借口,都是不想回老家给老人送葬的借口。

    “不是,二哥,我真没想到会这样,当时香荷瞒着我……”孙承斌还试图解释些什么。

    “对,二哥,都是我的错,是我心疼钱,想着想攒点钱给孩子看病,咱娘最心疼孩子了,肯定不能怨我……”李香荷好像下了什么狠心一样,从孙承斌的后面站到了前边,手里还抱着妞妞。

    李红军深深的看了李香荷一眼,直到她越说越小声。

    “说这些已经没用,你要是觉得这么做对得起老娘,那你想咋说就咋说,反正老娘也不能爬起来骂你了,希望你到下面的那天自己去跟老娘说这些理由吧。”李红军冷冷的对着这个小妹说道。

    李香荷想到那一天,嗫嚅的说不下去了。

    “没事了吧,那就回吧,老娘现在没了,咱们的关系也就这样了,以后有事没事都不要找我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吧。”李红军说完,当的一声把大门关上了。

    孙承斌捏紧了拳头,双眼泛红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承斌,我二哥现在还在气头上,要不咱们还是先回去吧,等过一段时间,咱们在来看看,我二哥最疼我了,肯定会原谅我的。”李香荷拉着孙承斌的袖子小声的说道。

    孙承斌突地转过头,狠狠的看着李香荷。

    “你、你咋了?别生气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李香荷看他的表情,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不自觉的就软了。

    “闭嘴。”孙承斌低吼一声,又回头看了看紧闭的大门,转头大踏步的下楼了。

    李香荷看自己男人就这么走了,在后面喊了好几声也没个回应,也顾不得二哥了,赶紧的追了下去。

    心里生气,手上就没轻重的掐着怀里抱着的孩子,“你个废物,你爹都跑了你也不说吱个声,我养你这么大有个屁用。”

    楼道里留下来李香荷低低的咒骂以及孩子低低的哭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