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道师祖 > 第六百零三章三强联手之战(中)
    话音刚落一只暗金色的手掌突然出现在眼前。

    石磨一般的手掌,看起来粗糙而坚硬,手指上的螺纹清晰可见,这一掌尚在三尺开外掌风掀起的狂涛便让人为之一滞。

    无情子却毫不慌乱,轻飘飘一掌迎上暗金色的手掌,以柔克刚恰到好处地将这只手掌吸在自己的掌心。

    磷火倏然横扫而过,暗金色的手掌后有符纸燃烧起来,无尘的魔身立时显化而出,身后六条手臂同时击来,无情子也不得不暂避这悍猛的掌威,他趁机倒退一丈,与陆鸿恰成犄角之势。

    “四尺”,

    他说出两个字。

    轩辕素不解其意,但陆鸿却立刻明白过来,他说的是隐身符对无情子的有效距离是四尺,超过这个距离隐身符对他便没有用了。

    无情子衣袖轻拂,背手在后,不屑地道:“凭你们两只病猫,也想从我手里逃出升天?”,

    他周身气息游走,凝实非常。

    陆鸿和无尘自然知道他的修为已然在化境之上,有一宗之主的实力,否则魔师断然不敢将此地三村五镇的事物交给他打理。

    恐怕即便是楼主云裳或青阳子长老那样的大高手想要胜他也不容易。

    陆鸿和无尘的修为距离化境都只有一步之遥,但修士的境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想要越境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他们两人仍是那么从容,似乎丝毫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身处险境。

    “可惜,来的人也不止我们两个”,

    “恩?”,

    一面铜镜忽然出现在无情子身后,一只灰色的,冷冰冰的手从铜镜中探出,精准地按在他背脊上,丝丝寒意霎时灌入。

    身前则是一片炽热。

    当磷火烧掉隐身符时无情子才看见一名脸带隐晦之气的道人不知什么时候已出现在他身前,手掌曲勾印在他的胸口。

    阴气阳气同时而至,在无情子身外汇成一股让人无法逼近的激流,陆鸿和无尘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两股气息的可怕。

    三人先后出手,纵然是无情子这样的大高手也觉应接不暇。

    然而他虽然身处阴阳二气之中,脸上神情却殊无半点变化,低头看着云雀,低声笑道:“和阴阳双子相同的手段,却远比阴阳双子更加强大”,

    “咔咔”,

    他背后已经凝结出一层层冰晶,但他却好像没有受到影响,云雀不禁的眉头一凝,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惜,对我连半点用处也没有”,

    “豁啦”一声,他身上的罩衫骤然被一股无形之力撕开,“扑簌簌”的声响传来,他内中的布衣上赫然贴着一张张符纸,从脖颈到腰身,密密麻麻尽是青色的符纸。

    “防御符?”,

    云雀心中一惊,忙一招手收回铜镜急退而出,同时间一股无形的巨力也平推而出,在无情子身前形成一个硕大的半球形。

    “走”,

    剑术,魔身,阴阳道法皆是无用,光是这密密麻麻的青色符纸便让他无懈可击,三人都没有心思在与他纠缠下去,身法一动便即退走。

    “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偏要来投,现在还走得了吗?”,

    无情子自袖中取出一只犀角哨,放在口中发出嘲哳难听的呜呜声,两面的棺材顿时颤动起来,“彭彭”两声巨响,两口棺材的棺盖被掀飞而起,重重砸在地上,两只血淋淋的庞然大物从棺材中一跃而出。

    “血尸......”,

    看到四肢伏地,蹒跚而来的那赤色怪物轩辕素面具下的俏脸不禁一变。

    那血尸像是被剥了皮的巨人一般,体型巨大,足有近一丈之长,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甚至有血泡忽而浮起,忽而裂开。

    它们四肢伏地的样子却又不像是人,而像是没有理智的恶兽,脸上只有一双嗜血的小眼和吐着长舌的血盆大口。

    金衣人颇有几分骨气,死也不肯向陆鸿服软,但一想到死在这血尸的口中她却觉得一阵恐惧。

    “彭彭”,

    身后又有尸鬼炸开,但那硝烟却停留在百尺之外,那个面带隐晦之色的道人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祭出了防御符。

    他的术法与无情子似是有颇多相似之处。

    “吼......”,

    两只血尸低吼一声,赫然间嘶声狂鸣,音波激荡,来回剧震,音流交击,几人脑中俱是嗡嗡作响;他们四肢一扒便贴在地面上飞跑而来,似人非人,似兽非兽,姿势奇特,但速度却是奇快无比,而两面的棺材则不断震颤,越来越多的血尸从棺材里纵跃而出,只片刻间这大殿便成了红色汪洋。

    只要这数百只血尸一扑上来,就算陆鸿三人再强也绝对招架不住,不出一刻钟他们便会被啃噬的连骨头也不剩。

    他们距离的这么近,那些血尸只消两个纵跃便能将他们淹没,轩辕素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面具下脸色白的像蜡一般,身子禁不住轻轻颤抖。

    “轰隆”,

    便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漫天尘烟扬起,那条走廊在一阵巨石坠落的声音下轰然坍塌,宽广的大殿也一阵摇晃。

    陆鸿和无尘身形一动便退到门后,第一波血尸方才扑至就被从上方坠下的巨石压在废墟之中。

    方才云雀将挡住他们后路的尸鬼全部禁锢在走廊之中,掐诀引爆了它们身上的爆炸符,同时祭出防御符护住自身,这本该是拦路煞神的尸鬼便给他做了嫁衣裳,为他们将这条走廊炸的轰然坍塌,整座地宫都剧烈摇晃。

    上方则出现一个硕大的缺口,泥沙和巨石从缺口处不断坠下,乌云和繁星也隐约可见。

    “打通了,陆兄,大师,我们走”,

    云雀二指一凝,乾元袋中便飞出一柄桃木剑在前开道,他足尖一点紧随其后;陆鸿和无尘亦不敢停留,纷纷拔地而起,在泥沙和巨石中生生开出一条路来,逆行而上。

    “砰”,

    踏踏。

    三道身影先后从地下冲出,再次在烟尘中落地时他们又看到了那座乱葬岗,看到一座座低矮的小土堆,他们正要离开时便看见那道绿色的身影不知什么时候竟先他们一步到了上方,挡住了他们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