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凡兵王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叶南,你真的不会骗人
    秦冰雁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叶南坐在秦冰雁的病床前椅子上,神情有些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唔……”

    秦冰雁喉咙里发出一声微细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查看左右,耳边已经传来了叶南惊喜的声音。

    “冰雁,你醒了!”

    秦冰雁循着声音转动头部,一眼便看到了叶南那充满惊喜的眼神。

    叶南的脸上头发上衣服上布满了尘土,浑身都是脏兮兮的,眼中有着几分血丝,神色也颇为憔悴。

    秦冰雁嘴角露出了两分温柔的笑容,看着叶南依旧是之前的那副装束,便知道自己应该并没有昏迷太久。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昏迷多久了,这是哪里?”

    叶南伸手握住秦冰雁伸出的手,努力的微笑:“没关系,醒来就好,醒来就好……距离你受伤大约过了十个小时左右,我们现在在科尔达的医院里……”

    秦冰雁手紧紧的握住叶南的手,轻声问道:“人都救出来了吗?”

    “都救出来了,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杜鹃他们带着他们先行撤离了,晚些龙王会派专机来接我们回去的。”

    叶南看秦冰雁都伤成这样了,醒来最先关心的任务完成没有,人救到没有,心中又是几分酸楚。

    一个如此年轻漂亮的女人,拥有良好的家世,原本可以平安喜乐的生活,可是她却选择了这样艰难的一条道路,当别人在安稳的上班,安稳的聚会,大声欢笑的时候,她却在枪与火之间、在生与死的边缘穿行……

    “任务的事情都已经完成了,你就不要多想了,现在就是好好养伤,我会陪着你的。”

    秦冰雁咬了咬嘴唇,抬起了她的左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有些不安的问道:“我当时感觉我的脸被烧了一下,没毁容吧?”

    叶南看着秦冰雁这略微可爱的动作,连忙笑着安慰道:“不要担心,你的脸没事,如果有事的话,现在肯定都缠满纱布了,只是你的头发被烧了一大截,不过没事,剪个短发更利落,很快就长出来了……”

    秦冰雁松了一口气:“没毁容就好。”

    叶南看着秦冰雁的表情,原本是想笑的,可是却怎么都笑不出来:“都说女孩子最爱美,果然是没错的啊。”

    秦冰雁咬了咬嘴唇:“毁容了,那就不漂亮了啊,本来我就挺麻烦的,老是给你找事,如果再变丑了,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叶南努力保持着自己脸上笑容自然一些:“你尽说傻话,先不说你本来就这么漂亮这么能干,就算你真的毁容了,你在我心中依旧是最美的,谁也不能替代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我们会一起相伴,慢慢老去,直到老死的那一天……”

    秦冰雁脸蛋红了两分,眼光中流露出两分羞涩,咬了咬嘴唇,握住叶南的手却握得越发的紧了。

    秦冰雁知道叶南原本在情感方面是一个相对内敛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说这样露骨的话的,想必这般说,是因为自己现在受伤了吧。

    “对了,我伤得如何,重吗?”

    叶南心中咯噔一下,她终于还是问到这个问题了。

    叶南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微笑道:“没什么大事,我们受得伤还少吗,没问题的,安心养伤就好。”

    秦冰雁看着自己全手全脚,似乎也没有哪里缺失,再听到叶南这般一说,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趴着怪不舒服的,能扶我翻过来躺着吗?”

    叶南心中一跳,连忙开口道:“你背上动了手术,有伤口,不能躺着,会压着伤口的,先忍忍……”

    秦冰雁嗯了一声:“那侧躺没什么关系吧?”

    秦冰雁说着用手轻轻撑着自己的身体,似乎想侧翻过来,然而下一秒钟,秦冰雁的脸色一下子便变了。

    她控制不了自己的上身,甚至当她上身用力的时候,她感觉不到她上身的存在,又或者说,这感觉太微弱,微弱到她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叶南阻拦不及,心中暗暗叫苦,连忙伸手帮着秦冰雁完成了这个翻身,让她侧躺在床上。

    秦冰雁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她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叶南,然后咬着牙,继续的尝试,验证着自己的感觉。

    叶南的心中也非常紧张,虽然医生说了她可能一辈子都站不起来,都需要躺在床上,可是叶南发自内心的还是希望医生的诊断是错的,万一秦冰雁一醒来就坐起来了呢?

    然而看着秦冰雁的这副动作,叶南的一颗心直接沉入了深渊。

    看来医生说对了。

    看她的动作,明显是她无法操控自己的身躯了,刚才翻身都是完全靠手部力量加上自己的辅助完成的……

    “冰雁,你在做什么,好好躺着休息,别拉扯到伤口,小心伤口崩裂……”

    叶南不忍心看她继续这般折腾,连忙出口阻止。

    秦冰雁停了下来,抬起了头,盯着叶南,咬了咬牙道:“叶南,我的身体是不是出问题了?”

    叶南装作无知的样子问道:“出什么问题了,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啊,只要好好休养,便能康复……”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秦冰雁打断了叶南的话,简单的说出了一句让叶南内心越发绝望的话语:“你早知道的,是不是?”

    叶南心中一颤,苦笑着道:“或许是麻药的药效还没过吧,你别着急。”

    秦冰雁睫毛低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缓缓的吐出来,再度抬起头,她的脸色已经回复了正常。

    “难怪你笑得那么勉强,叶南,你真的不会骗人,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最终我也会知道的,不是吗,不要瞒我,好吗?”

    叶南脸上原本努力维持的微笑,顿时再也笑不下去了,他紧紧的握住秦冰雁的手,一时无语。

    是的,最终都瞒不住的……

    叶南还在酝酿措辞,怎么说这个事情,秦冰雁已经主动开口了:“是不是爆炸伤到我的神经或者哪里,现在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我用不上力,只能这般躺着,甚至以后也都要这样,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