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第一三五九章 坚实盟友
    凌锐农真的是在狠狠“管教”金铁泽,并非是做做样子,在金铁泽身上的脚印,都是泛着焦黑的痕迹,每一脚头踹进了皮肉里,甚至传出一股子糊味。

    肉都踹熟了!

    秦墨额头冒着冷汗,干笑道:“凌长老,铁泽师兄修为精深,乃是圣境强者,又修炼【极火佐罡劲】,我就算能胜,也是极为艰难。何况,彼此只是切磋,没必要伤了和气。”

    从凌锐农的言语中,秦墨自是明白,这位武尊级的大高手已是发现,圣剑天楼那老者的受伤与他有关。自然也判断出,秦墨与金铁泽交手时,还在关注六百里外的战况,伺机对一位武尊级剑客出手。

    两面作战,秦墨依然与金铁泽战成平手,若是真的动手,后者自是毫无机会。

    当然,秦墨自是不希望,凌锐农将这事说出,至少不要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

    不过,考虑到凌锐农的火爆脾气,秦墨很是怀疑,金空谷的这位师伯是不是能领会他的意思。

    “哈哈……,既是墨统领不在意,老夫就饶了这小子一次。”

    凌锐农打了一个哈哈,随即不在追究。

    这老头竟然领会了,这让秦墨,银澄,还有一旁的胡三爷都很诧异,看来年老成精的说法还是适用的。

    经过这么一闹腾,船舱中众人之间的关系,反而是亲近了不少。

    秦墨与凌锐农相谈甚欢,凌锐农频频问及如今古幽大陆的形势,秦墨也是为在座金空谷众强者一一解答。

    其实,秦墨并不相信,凌锐农与其师侄金铁泽一样,对如今外界的形势一无所知。

    一大遁世天宗出世,必定是谋定而后动,调查过外界的许多情况。

    凌锐农会这般问,自是有示好的意思,秦墨也乐得如此。

    毕竟,战营与金空谷在以前,往来本就甚密,秦墨自是想要将彼此之间的交情继续延续下去,甚至可以更亲密一些。

    从这次圣剑天楼强者的袭击中,秦墨已是有了深深的警惕,他现在的身份,已是与刚加入战营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三宗大会上一鸣惊人,以少年首领的身份参加这场盛会,已是与战天城安家之间,处于绝对的敌对。

    在“三天域”中,他又继承【天地灵穴】,凝成开天剑魂,摧毁九大鬼主创造的数百处黑焱育地。

    这些事情如果曝光,不仅会惹来人族内部势力的忌惮,九大鬼主也必定除他而后快。

    现在,圣剑天楼也出动强者追杀他,令得秦墨感到极大的压迫。

    这些势力太庞大,就算秦墨修至武主境界,也难以真正撼动一大势力的根基。

    他需要盟友!

    坚实的盟友!

    战营与金空谷的关系,无疑可使金空谷成为一个强大的盟友,秦墨意识到这一点,与凌锐农自是越谈越投机。

    不过,这一场会面并没有持续太久,经过这么一闹腾,已是凌晨,凌锐农带着一群人返回金铜巨船,相约天明午时再聚。

    送走了凌锐农等人,秦墨吩咐了一番,就返回练功室,他有极大的疑问需要印证。

    ……

    金铜巨船,船舱中。

    “乖乖……,墨兄弟在青莲山,过得好惬意啊!服侍他的四个侍女,好像是瑶池的门人吧。啧啧,竟会给墨兄弟当侍女……”

    金铁泽这般嘀咕,很是羡慕,却是话未说完,又被凌锐农在后脑勺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噗通!

    金铁泽魁梧的身躯趴倒在甲板上,揉着脑袋怪叫:“凌师伯,你打哪儿都可以,别打脑袋啊!我本来就没那么聪慧,再被多敲几下,若是无法领悟【极火佐罡劲】下一层,那该如何是好?”

    凌锐农沉着脸,指着这魁梧师侄,喝骂道:“你这臭小子,也知道自己不够聪明。算了,既是有自知之明,就饶你这一次。就知道睁眼说瞎话,若是今夜之事传到其他天宗的首领耳中,我金空谷的脸都给你丢尽了。”

    “唔……”

    金铁泽瞪着眼珠子,却是一脸不解,不明白他是如何丢脸了。

    与那变态少年的交手,金铁泽后来也察觉出来,秦墨修成战主杀法第三境的奥义,凭其在【极火佐罡劲】上的造诣,是决计赢不了那少年的。

    但是,也正如秦墨所说,想要获胜,也不是那么轻松。

    毕竟,【极火佐罡劲】的威力霸道,且与战营的战主杀法乃是同源,除非以绝对力量压制,否则,是无法轻松战胜对手的。

    凌锐农冷哼一声,挥手让下属们离开,才是以传音之术,将之前的战斗说了一遍。

    顿时,金铁泽倒吸一口凉气,神情皆是不敢相信,那少年与他交锋时,竟还在六百里之外布有后手,偷袭重创了圣剑天楼一位武尊级剑客。

    “不可能!墨兄弟才多大,怎会厉害到这种程度!”

    金铁泽连连摇头,不愿相信这个事实,实是秦墨太年轻了,能以二十岁不到的年龄,就武至圣境,领悟战主杀法第三境的奥义,这样的修炼速度在任何一大天宗,都是历来罕见,万年难有。

    “你小子懂个屁!”

    凌锐农又骂了一句,却是叹息一声,他乍看到秦墨时,也是不敢相信。

    但是,凌锐农也是清楚,战意攻伐术与其他武学不同,若是领悟了,实力立时就能一飞冲天。

    在战营的历史上,二十岁就领悟战主杀法第三境的强者,虽是寥寥可数,也是存在的,九大战主中有两位就是这样。

    “难道说,墨兄弟会成为第十战主……”

    听到凌锐农这样说,金铁泽眼珠圆睁,差点凸出来,这对他的冲击太大了。

    原本,从金空谷出来的时候,金铁泽还是志得意满,认为凭他的实力,足以横扫古幽大陆年轻一辈。

    他会这样想,也是有根据的,因为各大天宗的历史上,能在金铁泽这样的年龄,修为就达到圣境,又将【极火佐罡劲】修至第六层,都是极罕见的纪录。

    却是想不到,出来的第一战,就碰到秦墨这样的变态少年。

    “第十战主?那倒不会,那小子身上没有那么炽烈的战意。不过,就算成不了第十战主,也不会逊色太多。”

    凌锐农哼了一声,瞪着金铁泽,“你小子现在明白,那般胡言乱语,有多丢脸了吧?也该明白,明天正午的午餐,该如何与墨统领相处了吧?”

    金铁泽连点头,他行事虽然鲁莽,却也是名门高弟,自是清楚该如何与秦墨往来。

    ……

    与此同时。

    练功室中,秦墨再次凝聚虚身,与银澄的【青焰琉璃圣火】融合,虚身化脉再次出现。

    尝试了几次,这种虚身化脉很稳定,在攻势中蕴含秦墨的剑气,其杀伤力足足提升了一倍有余。

    这样的提升,秦墨是很欣喜的,他的综合实力也因此又有了一次飞跃。

    可是,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秦墨、银澄,高矮子,以及胡三爷聚在一起,揣摩了很久,也是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