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妖翼遮天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小暧昧
    第一次写有关于感情的章节,写的不好大家多见谅哟

    当然,悍匪们除了这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了,他们吃的苦比起他们所犯的罪行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不值得一提。

    方信看着这群原本还活蹦乱跳,趾高气昂的悍匪们此时已经身首异处,血流满地不仅心中感叹为何他们不踏实的过活,如果他们能把他们在荒山野岭中所吃的苦用在踏实的修炼中也不会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

    死在这荒山野岭中,就连全尸都没有留下,而他们的尸体或许会腐朽在这片土地中,或许也会被这林中豺狼虎豹所吞食,不管是这两种下场的那一种这群悍匪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是好的,就算是死后的他们或许也不会安宁,用死无葬身之地来形容这群悍匪最后的下场可以算得上是最为贴切的了。

    “我们继续前行吧。”

    乌列看着悍匪们已经全部被他的这些学生们解决了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不同于秦凯等人看到这尸首分离,鲜血浸湿地面的反应,乌列能够有如今的修为和地位也是身经百战的,这样的场面他不知见过了多少,早就已经是司空见惯。

    有几个定力不怎么强的学院学生看着这般血腥的场景都是忍不住呕吐了出来,方信看到他们的样子都是有些觉得好笑,都二十几岁的人了,看到这样的场景竟然就受不了了,不知道他们平时都在修炼个什么,修炼之途免不了杀戮,要是连这样都受不了就没什么必要踏上这条道路了。

    让方信感到意外的是向薇和向朵这两个小女生除了向薇有些不敢看这样的场景之外都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反倒是有几个大男生承受不住这种血腥的气息呕吐了出来。

    最让方信另眼相看的便是秦风了,之前方信对于这个秦风一直都没有什么好印象,认为他只是一个自大的家伙,不过在战斗中的秦风却还是非常英勇的,这些悍匪大多都是死在了他的青锋剑下,直白的说这些个残缺的尸首都是被秦风手中的青锋剑劈斩而成的,但此时的秦风却面无表情,似乎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感觉。

    对于这样下手狠辣,心又冰冷的秦风方信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如果说秦风在平常时是一个高傲的让人厌烦的人,那么他在战斗时就是一个冷血只知道杀戮的战者,在方信看来虽然在战斗中的秦风非常的血腥但起码要比平时高傲的让人厌烦的他可爱的多。

    听到了乌列说要前行话语的学院学生们都是将自己手中的青锋剑放入了剑鞘之中,只有秦凯一个人是将自己手中的大刀放在了自己的刀鞘中。

    那几位呕吐不止的仁兄也是强忍住了呕吐,跨上了属于自己的马匹,不过看他们那难受的样子就知道对于一直在学院中安逸生活的他们来说这样血腥的画面真的是有些难以接受,不过还好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还不能忍住就会掉队的事实,强忍住来自身体本能不适的他们跨上了马跟随在了秦风等已经出发的众人之后。

    方信依然坐在秦凯的后面,只不过上次受到过方信巨力撞击的秦凯可是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都不敢让自己胯下的枣红色高头大马奔跑的太快,怕又不小心承受方信那么剧烈的撞击。

    虽然方信撞他一下并不能把他撞得怎么样,但那种巨大的力量感秦凯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那真的是一种非常疼痛的感觉,秦凯只感觉那种剧烈的疼痛感他这辈子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但是只感觉过一次的他已经不想第二次感觉到了,他也知道方信不是故意的,所以他也是十分的小心,预防那种意外再次发生。

    不过秦凯倒真的没有什么疑心,如果换作别人感受到方信那巨大的力量早就起疑心了,也不会因为方信那句天生怪胎而就不在多想,不过这也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如果当时方信的身前的人不是秦凯而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已经一命呜呼了,那里会继续在这里提防着方信再次的一个不小心。

    可以说就算拥有着凡境八重修为的乌列与秦凯的肉身强度相比都是不能战斗任何优势的,甚至会被秦凯所压制,当然,如果算上修为的话只有凡境五重修为的秦凯对上拥有凡境八重修为的乌列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看到秦凯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方信都是有些心生愧疚了,心中暗道自己上次那不经意的一撞都让秦凯产生心理阴影了,真的是十分不好意思,心中有愧的方信也是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体,避免在发生上次那样意外的情况。

    “咔哒咔哒咔哒 ….”

    马蹄声悠扬的响彻在这幽谧的树林中,秦凯等人座下的马皆是蕴含着妖兽血脉的良驹,脚力也都十分惊人的,一行人不知不觉中已经快要离开了这片不算是太大的树林,学院众人原本紧张的神经此时也算是放松了下来。

    “方信弟弟,你刚才没吓到吧?”

    向朵驾着马到了方信的身旁关心的问道,完全忽略了在方信身前的秦凯,而秦凯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忽略,只是回头对着方信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便又转过了头,专心驾驭起胯下的马匹。

    “我没事,谢谢向朵姐姐的关心!”

    方信听到向朵关心的话语客气的回答道,那声姐姐方信还特意加上了重音,这声姐姐方信是处于什么心思,这特意加上的重音究竟有着怎样的含义也只有方信自己心中明了。

    “哈哈方信弟弟胆子还是蛮大的嘛!”

    听到方信叫自己姐姐的向朵显得格外的高兴,对于方信的大胆向朵这个作为姐姐的也是给予了表扬,向朵此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笑成了一对月牙状,看着坐在秦凯背后的方信。

    向朵心中想到他这个弟弟还是蛮帅的嘛,一头及腰的长发没有任何的舒服,看起来如同一道金色的瀑布,如刀工雕刻而成的俊俏脸庞,而且他的那双黑色眼眸真的好迷人啊!如果…..

    不对不对!向朵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就是一个小弟弟嘛!你在想什么 ….看着方信面庞的向朵渐渐的陷入到了一种只有她自己才能够体会的状态中,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她从那种让她脸红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不过她的脸上却是瞬间红润了起来。

    “向朵姐姐你怎么脸突然这么红?生病了吗?”

    看到了向朵突然变得异常红润的脸蛋方信也是关心的问道,既然向朵这么关心他,他也不能够忘恩负义,也要关心关心向朵不是,此刻看到向朵突然变得红润的有些不正常的脸蛋方信也算是找到了关心的问题。

    “啊?!哦…那个…我没事!只是这风有些大,把我的脸都给吹红了!”

    听到了方信关心的问话向朵异常的激动,仿佛她偷偷的做了什么事情被方信当场抓住了一般,平常说话时直来直去的向朵此时说话都是有些不利索了,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小,说到最后都快没有了声音,要不是方信的听力算是不错都不能够听得清向朵在说些什么。

    看到向朵这幅模样的方信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方信是真心不知道向朵是在怎么了,虽然方信不知道向朵突然之间怎么了,但向朵是在说谎的事实方信可是清楚的看出来了。

    向朵有些磕巴的话语只要不是个傻子就能够看得出来她是在撒谎,更何况方信并不是一个傻子,方信甚至自恋的认为自己的智商至少可以位列扬天大世界前几名,当然也只有他这么想而已。

    “向朵姐姐这那有风?”

    方信看着一脸红润故意用双手捂住了做出一副风好大,好吹脸样子的向朵问道。

    此时正是艳阳高照之时,天空中万里无云,蔚蓝的天空上除了那颗悬挂于最高处的炎炎烈日之外没有其他的东西存在着,这样晴空万里的天气那有向朵口中所说的大风。

    虽然有风存在,不过这风连方信的头发都不能够吹动,就更不要说吹的向朵脸都红了,这风只能算的上和煦,距离猛烈那还真是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方信当然能够感受到这风的强度,也知道向朵绝对是在撒谎,反正这一路也是闲来无事,不如与这可爱的“姐姐”聊聊天。

    方信两世加起来都已经四十多岁了,而向朵也不过二十一、二,方信都能够当向朵的父亲了,如今称呼起向朵为“姐姐”让方信都是感觉有些别扭,不过他也是出于一种游戏的心理,他在心中可没把向朵这个小姑娘当做是姐姐。

    “我说有风就是有风!”

    被方信揭穿了谎话的向朵原本就红润的有些不正常的脸庞此时变得更加红润了起来,就像是一颗熟透了的大桃子,红的让人想要咬上那么一口。

    “对对对,你说有风便是有风。”

    听到向朵蛮横的话语方信也没有继续与她争辩,而是连忙顺着向朵的话语应和道。

    作为一个活了四十多年的男人,方信知道与女人争辩是永远不可能争辩出结果的,还不如早些顺从他们的意思,通晓此番道理的方信也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说出话后的方信心中不禁暗道不管是那个世界的女人都是一样,都能够把没有道理事情说成是完全正确的事情,而男人又没有办法否认,只能够默默的接受这个事实。

    当然,也可以选择抗议,那样的下场就是接下来会浪费很多的脑细胞,然后在妥协,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方信还是选择直截了当的结束,不浪费什么脑细胞。

    “哈哈这才乖嘛,这才是我的好弟弟。”

    听到方信肯定的回答向朵会心一笑,做出了一副大姐姐的模样,强行做出了一副挺大姐姐的话是好孩子的样子。

    不过向朵稚嫩的容貌和脸上挥之不去的红润都让她想要维持的大姐姐模样当然无存,看起来十分的有趣。

    “哈哈哈哈”

    看到向朵这般可爱的模样觉得十分有趣,不自觉的便大笑出了声来。

    不过方信这一笑可是引起了某个人的注意,这个人就是驾马在最前方的向运,听到方信笑声的他也是把扭过头来看向了正在大笑的方信。

    和在方信一旁脸色红润的向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