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踏天无痕 > 第七百九十二章 伏杀(一)
    元神无质,金丹有成形。

    碎丹成胎,就是要将元神、道丹融为一体、成就道胎,突破元神有形无质的极限。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努力,陈海体内所蓄积的灵元早已经充盈无比,像金色液体一样粘稠起来,说不出的精纯、凝炼。

    天枢地元丹的丹气太过精纯,还不是此时的陈海能炼化来增强自身的根骨、窍脉,但陈海将天枢地元丹所化的丹气直接吞吸到体内,照周晚晴所传授的吐息真法,将那丝丝缕缕的丹气纳入窍脉之中,与他纯金色的灵元直接混合在一起,仿佛金色液体中挑染的水墨一般,他粗略的估算,他此时体内的灵元凝炼程度少说提升了一倍。

    虽说他离开这处静室,体内的灵元消耗一空之后,灵元的状态将又恢复到从前一样,但他现在却是借天枢地元丹这种能直接增强灵元的特性,临时性的将灵元凝炼强度增强了一倍,也就完成突破道丹的最后一步准备。

    要不然,其他方面不说,陈海单将灵元凝炼程度修炼到能碎丹结胎,少说还需要三五十年的水磨工夫。

    他稳住窍脉间的灵元,分神从身外看去,只见那悬在静室半空中的天枢地元丹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大小,而周晚晴已经半物质化的元胎,仿佛粉雕玉琢的玉娃娃一般,正盘膝坐在周晚晴的肉身怀中,而以她的元胎为中心,磅礴的天地灵气被鲸吞而入,在她的头顶上空形成了一个灵气旋涡。

    若非周晚晴顾忌陈海也要精进,怕是陈海练一丝一毫的天地灵气都不能汲取。

    感受着周晚晴身上晦涩而强悍的气息,陈海知道周晚晴的伤势已经恢复到七七八八,暗感天枢地元丹果然强大。

    此时的周晚晴看似彻底入寂潜修,实际还分出一缕心神牵挂着他的修行,陈海便定了定心神,抱元守一,开始尝试冲击道胎。

    依照着周晚晴的指导,陈海谨守着灵台清明,将藏入祖窍识海的元神,运入下丹田位置的灵海秘宫。

    在纯金色灵元汇聚之海的上方,一枚金色道丹载沉载浮。

    碎丹结胎,说起来也简单,第一步就是学周晚晴炼化天枢地元丹那般,将道丹彻底解离成丹气,但不能不受控制的弥散出去。

    这是很多道丹境后期强者都不敢轻易尝试的一步,毕竟碎丹结胎不成,等待他们的命运极可能就是碎丹而亡了。

    有周晚晴护法,陈海倒也不担心会有生命之忧,大不了冲击道胎不成,丹碎再修一遍道丹而已,下一刻,陈海便将心神完全收敛到体内,紫色元神横立灵海之上,手托风雷篆印,释出一道道精凝而纯粹的雷意,往下方的金丹轰过去。

    雷意没有纳入灵元,还没有塑造成能轰天劈地的雷霆之前,只是玄之又玄的存在,只是陈海参悟到风雷真意的第二重境界之后,陈海此时所释出的一道道雷意,已经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实是精神念力所塑造的神念之雷。

    只不过陈海利用元神所释出的神念之雷,还太弱小了,都不知道需要几千几万道神念之雷,才能将道丹彻底破开,但恰是如此,经神念之雷解离出来的每一丝、每一缕丹气,都附有陈海最本源的神魂印记,这样才能在道丹彻底解离的那一瞬时,不仅不失控,还能跟元神进行最彻底的融合。

    经年日久,水滴石穿。

    陈海虽然看上去犹如一个看透世事的老僧一般古井不波,但是在他的灵海秘宫之中,早已经翻起了轩然大波。

    金丹在神念之雷的轰击下,已经开始出现了道道裂痕,那纯金色的丹气已经弥漫灵海,那丹碎的疼痛无异于重塑天地,就算是陈海再怎么坚毅,也有些吃不消,就连那赫赫生威的元神都有些萎靡了起来。

    也亏得他的窍脉间充盈着极度凝炼的灵元,将他本命金丹所解离出来的本源丹气堵在灵海之内,要不然元神如此萎靡,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不让本源丹气溢离出去。

    天枢地元丹除了大幅提升灵元凝炼程度外,丹气还释出丝丝缕缕的力量,支持陈海的元神支撑下来——陈海也不知道过去多久,才将本命金丹彻底解离成功。

    “好!接下来你守住心神便好,我来助你结胎!”这一刻,周晚晴娇声斥道。

    陈海对这一刻早有准备,就觉头顶一沉,周晚晴的一只小手按过来,一股磅礴之极又无比纯正的力暗杀教室,从颅顶灌入他的体内,又从他十二灵脉涌入灵海之中,仿佛一张漫过边际的网贴着他的灵海玄壁延伸,最终将他灵海内的本源丹气,以他的元神为核心进行压缩。

    在下一刻,陈海的意识陷入了无尽的混沌之中。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陈海的意识才从混沌之中倏然醒来,他睁开双眼,仿佛身处在九霄云天之上,毫无感情地俯瞰着身下的天地。

    天地最初是荒凉的、沉寂的,只有无尽的雷霆跟风暴,一望无际的海洋和极为稀少的陆地,然而时光荏苒,风聚云散,高山骤起,天塌地陷、神魔诞生,转眼间荒凉的天地就骤然热闹了起来,充满无限的杀戮跟生机……

    这一幕幕的天地演化,令陈海心神痴迷,直欲永远沉陷在这天地演化之中,而不再醒过来,这一刻什么爱恨情仇、什么人魔两位都不在重要,陈海在意识的最深处似乎存在一种本源的直觉,似乎只要将这天地演化看透,他便能得长生。

    长生?

    在陈海的神念沉陷于长生之想中,几声若有若无的呼唤从无尽虚空深处传来,陈海略微怔然,下一刻,如潮水般的回忆向他开始冲刷了过来,天地演化之相就开始崩塌,不复存在,他便回到真实的世界里来……

    *************

    陈海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这才发现自己还是身处在落霞城中的静室里,周晚晴袖手站在他的身前,那枚天枢地元丹早已经不见踪影,想必已经被他跟周晚晴完全吸收炼化了。

    看着周晚晴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陈海也是微微一笑。

    此时他周身的灵脉之中早已经空空如也,若是在沉溺在天地演化的虚相之中,怕是就要耗尽最后的力量陨落。

    不过陈海虽然觉得肉身疲惫不堪,但是神念却灵动无比,虽然身处在密不透风的静室之中,却感觉自己仿佛和天地成为一体,内视灵海,金丹、元神皆不存在,而是融合为一樽紫金色、与婴儿毫无二致的小人儿,盘膝坐在灵海之上。

    这便是他半生修为所化的道胎!

    “恭喜师弟碎丹成胎,离成就天位再进一步!”周晚晴笑吟吟地向陈海道谢。

    陈海朝已经彻底恢复修为,甚至还有所精进的周晚晴作揖谢道:“侥幸,侥幸!若非周晚晴冒险相助,陈海怕是百年之内,都无望修成道丹。”

    “碎丹结胎的瞬时,能参悟到一线天机。道意参悟越是精纯的人,在突破的瞬时,参悟到天机会越强烈、清晰,但越容易沉溺在其中不得自拔。陈师弟,我怕你积累不够,强行将你唤醒,说不定会有损你的机缘,你不会怨我吧?”

    “周师姐见外了。”陈海心知自己有几斤几两,他此时怎么可能参悟透天地演化的至道?要不是周晚晴用无上神通将他强行唤醒,他的意识恐怕就永远拉不回来了。

    陈海当下微微一运法诀,静室之中那海量的天地灵气就疯狂地向他体内涌了过去,大概一个时辰之后,陈海枯竭的灵脉和灵海秘宫之中再次灵元充满,而**的疲惫感也随之一空。

    二人又叙了一会儿陈海在元神和道丹融合之间的感悟,这才一同走出静室。

    成就道胎本来是有天地异象出现,然而周晚晴为了保密,将陈海的气息牢牢锁死在静室之中。

    也亏得那静室乃是整个落霞港灵脉交汇之处,否则以周晚晴的实力,还真不好将陈海的动静给掩盖的住。

    回到落霞港城守府,一路上士兵侍卫见到周晚晴,尽皆鞠躬见礼。

    周晚晴恢复了修为,陈海又成就了道胎,心情格外舒畅,也就不厌其烦的一一点头回礼。

    这些人从来都没有见过周晚晴和气的样子,一个个目瞪口呆。

    来到议事殿中,武灵侯周斌正皱着眉头处理政事,看到周晚晴和陈海联袂而来,先是一惊,而后仔细分辨了一下周晚晴的气息,这才欣喜若狂地从桌案后跑了出来,长拜道贺。

    周晚晴将之搀起,笑着道:“我们这一闭关,也不知道日月更替,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周斌强自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回道:“回老祖,已经过去近四个月了。”

    “哦?”周晚晴随意地寻了个椅子坐下,问道:“我闭关之前授意你和萧氏、雷阳宗、空海城虚与委蛇,现在情况如何。”

    见周晚晴提起这档子事情,周斌苦笑了一声:“逸臣代表我族,已经和三方势力谈了四轮,但是那萧氏实在没有什么诚意,不单单王都不奉还,还想着要再将和乐、保黎二郡也都划走,欺人太甚,我们怎么接受这样的条件屈和?只是拖到现在,空海城那边也有些厌烦,这个月运送过来的物资已经不能足数,若是老祖再不出山,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应该是好了。”

    听到萧氏的狼子野心,周晚晴也不着恼,点了点头道:“将逸臣、云山他们都召集过来,我有事情交代!”

    不多时,周氏仅存七大道胎境强手外加沙天河、杨隐二人都齐聚一堂,周晚晴便让陈海说出让所有人都震惊得张开嘴半天无语的伏杀计划……

    ********************

    九郡岛与四鹿岛、野驼岛作为扶桑海域三大岛屿,差不多占到扶桑群岛一半以上的陆地面积,在三大岛的中间,有一片方圆两千余里的死亡海域,那里的暗礁密集,雷霆风暴异常密集,没有一日或断,倘若不是青鸾级的战船,轻易闯入那片海域,通常都是九死一生的惨淡下场。

    这一日,闪着丝丝雷光的万幽玄雷舰撕开云层,缓缓往一座无名礁岛横空飞去。

    在战舰的正中处,气息森严的雷阳子负手立在那里,看着不远处那时不时掀起的风暴,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作为雷阳宗的客人,姜涵这次也饶有兴趣的随同雷阳子,一起前往谈判的地点,他倒想亲眼看一看扶桑海第一美人的周晚晴,是名符其实呢,还是言过其实。

    当然,姜涵也没有忘记不单不束手就擒,还出手伤他、叛出宗门的那些杂碎,他就想看看在周晚晴及周族被杀得身败家亡之后,还有谁能庇护他们!

    刘亚夫和雷阳宗的两位道胎境长老分别站在雷阳子的身后,眼里寒芒四溢,没想到都未必恢复道胎境修为的周晚晴,这时候竟然真敢亲自出来议和。

    十日之前,周晚晴遣使传讯,同意和萧氏分治九郡岛,但需要空海城城主刘正华与雷阳子亲自到场,为这次分治议和背书,确保萧氏得半岛之地后再无贪念。

    四方约定,各派一部精锐水师,分从四个方向逼近死亡海域,但需要停在两千里之外,最终四方只能各派一艘战船,抵达指点的无名荒岛见面进行和议。

    当然了,四方事先都会派人赶到荒岛,确保荒岛不被其他人担前部署成伏杀的陷阱。

    消息传出,各方面实力反应各不相同。

    萧氏虽然想一举将周氏残族彻底消失,或者将周氏残族从九郡岛驱逐出去,但密谋叛变之初,萧氏就不得不处处接受雷阳宗的掣肘,即便他们还没有彻底沦为雷阳宗的傀儡,只要将雷阳宗将援助的精锐战力抽回去,萧氏就未必能挡住周氏残族四十万水陆精锐之师的反噬一击。

    因此,萧氏心里再不甘,也只能接受雷阳宗的建议,接受分岛共治的议和条件,虽然说这会让周氏残族获得喘息的机会,但相信雷阳宗不可能真正坐视周氏残族从容复兴,继而与空海城联手压制雷阳宗。

    雷阳子的心情却是极其舒畅的。

    即便这次依旧没有机会将周晚晴彻底除掉,但将九郡岛分而治之,对雷阳宗而言也不是多坏的结果。

    萧氏与周氏分岛而治,长期严重对峙以及不断的小摩擦,百年之内会把九郡岛的资源消耗一空,即便周晚晴恢复巅峰修为,漱玉宫也再无可能跟雷阳宗平起平坐,而空海城的刘正华,早已经过了巅峰期,现在正在走下坡路,时间拖得越长,对空海城越是不利,雷阳子还不怕刘正华能玩出什么花招。

    对空海城的刘正华而言,让萧周二族分九郡岛而治,绝非最好的结果,但实力及资源,原本就要差九郡国、雷阳宗一截的空海城,与雷阳宗水师对峙一年半时间后,又必须大规模支借大量的物资帮周氏残族在落海城的聚集上百万军民支撑下来,也是感到吃力无比,最后不得不强迫周氏残族接受议和。

    空海城、雷阳宗、周族伏蛟军以及萧氏叛军都派出五万精锐水师,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逼近约定的海域,最终在距离约定海域两千里的方位上停下来,四方各派使者,登上其他三方的战船,确保其他三方没有动手脚。

    不过,雷阳宗、空海城的五万精锐水师,主要配备青鸾级大型战船,看上去人马规模相当,战力却是要强过周族伏蛟军的五万精锐水师一大截,更不是萧氏五万新组建水师所能比。

    四支水师停在指定的海域,雷阳子、刘正华、萧若海各乘宝船抵达约定的最终见面岛礁,等了半晌,才看到一艘青鸾级战舰才劈风斩浪从伏蛟军水师停驻的海域驶过来。

    一艘青鸾级战船若说起来,在扶桑海域已经算是不错了,但是相比萧若海夺自周晚晴的玄冰琉璃舰,雷阳子的万幽玄雷战舰和刘正华的铁翼巨阙战舰来说,就看起来有些寒酸了。

    四艘巨舰缓缓往方圆不足十里的荒岛聚拢,雷阳子也不怕什么,就这么直接飞出万幽玄雷战舰。

    只是这空寂海域之中霹雳阵阵,他虽然不是如何惧怕,但是飞得太高,引来雷劈也是尴尬,就踩着浪头朗声笑道:“周宫主,别来无恙!区区小事,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就可以签订盟书,何必非要跑到这鬼地方来?”

    听闻雷阳子的声音,周晚晴身在舱室内也不露面,只是冷哼道:“雷宗主深谋远虑,雷阳宗又兵强马壮,唯有这处海域谈事,大规模战舰不能轻易闯入,才能稍稍叫人心安一些啊!“

    雷阳子冷冷一笑,心想这小娘皮终于是学会谨慎了,这次想要伏杀这小娘皮,怕是有些困难了。

    此时刘正华、萧若海也都各自从自己的船上飞了出来。

    刘正华看上去六旬年纪,虽说他已经修为巅峰期,但看上去面色红润,长髯及胸,他怕周晚晴和雷阳子三两句谈崩,赶紧出言圆场道:“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一年来萧周二族频频交战,不仅九郡岛数以百万的民众死伤,还令崇越等地往扶桑海而来的商船断绝,长此下去,绝非善策,今日既然大家都愿意坐下来谈和,那我等还是直奔主题来的好些。”

    周晚晴这时候才身穿一袭青衣走出舱室,看上去脸色腊黄,伤势犹然严重,就直接站在战船的前甲板上,冷哼说道:“自从群仙门陨落之后,我周氏在九郡岛休养生息,国祚万年,今次萧氏和雷阳宗合谋,夺我王都,杀我臣民。这些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萧氏必须将王都还给我族……”

    萧若海自然绝不会同意将九郡岛的心腹之地还给周族,待要辩解几句,却不料雷阳子一挥手先站了出来道:“周仙子提这样的条件,未免太自信了吧?若非空海城正华兄鼎力相助,你周氏不要说能得回半岛之地,恐怕连海陵郡最后一角之地都站不住脚,而要落荒而逃了吧?现在正华兄也已经出面,我看大家各退一步,萧氏占据现有的郡府不需要让地出来,也不得再得寸进尺,而我等则会连手施压,令那些没有卷入战事的郡府,重新听从周氏的调遣,周仙子你觉得如何?”

    虽说周晚晴暗地底下定决定,要借这次机会除掉雷阳子,但听到雷阳子提这样的无耻条件,犹是觉得气恼不已。

    观望中立的五郡,原本就不归萧氏占据,此时强令他们听从周族的调遣,表面上看似周族跟萧氏分岛而治了,实际上萧氏消化吸收半岛的实力将极为迅速,而周族想要真正令中立五郡将人马、资源都交出来,将难上加难。

    何况雷阳宗怎么可能真正的帮着周族对这些中立郡施加压力?

    周晚晴冷哼一声,把目光转向刘正华道:“刘城主以为如何?”

    刘正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既然雷宗主已经有定论,我就不再多言,但是今日一旦盟约签下,若是谁日后反悔,定遭其余三家联合攻伐。”

    周晚晴心下暗笑,萧氏和雷阳子现在如同一体,周族要是违背了约定,雷阳宗就会找到直接出兵的借口,而萧氏违背约定,雷阳宗怎么都不可能出兵制裁的,到时候还是看空海城有无一战的决心跟魄力,不然一切休谈。

    周晚晴这时也不耐烦继续和雷阳子继续虚与委蛇下去,笑着道:“若是今日雷宗主死在这里,我周氏之危是否就立时可解了,还需要讨论这些有的没的吗?”

    雷阳子眉目一挑,怒极反笑:“周宫主大言不惭,难道你以为仅仅凭靠你脚下这艘破船以及船舱里挤下连喘气都困难的数千精锐,就真能杀得了我?你要真敢胡说八道,你就休怪我手下无情、再次对你出手了!”

    周晚晴也不看他,张开檀口吐出一道青光往脚下战船笼罩过去,这时候就见周晚晴脚下这艘看似普通的青鸾级战船,壳板咔咔的崩裂剥落开来,内部露出青黑色的船体,急剧往外膨胀开来,短短几息的时间,一艘三十丈长的青鸾级战船猝然间拉长一倍有余,变成一座近七十丈长的超级战船落在怒波之上……

    能变幻大小,乃道器最为显著的特征。

    周晚晴脚下的战船,竟然整体就是一件道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