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圣女之路 > 第570章 可胜
    6月1日,本应是西方流传过来的儿童节的日子,然而东方,准确说大宋国内并没多少人有心情带孩子去玩。

    前线接连传来失陷和败北的消息,偶有胜利,却是付出沉重代价的惨胜,唯一让人振奋的徐州会战,实际上也于大局没有太大的变化。

    在黄河一线已经有缺口的如今,如果有人说长江也死守了,几乎没人会怀疑这个消息的真伪。

    情况就是这么糟糕,几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除非

    “听西方人说过,拥有‘圣女’的国度是不败的。”

    这是不被正式记载,但目前已有两个先例证明的传说,在这种无助的时刻,顺理成章地变成了人们心灵上的寄托。

    然后,这一天,突然有方术士发疯一般跑到街上大喊,但并没有人责怪他,只因他口中的胡言乱语都指向了一点

    有人以方术封圣了。

    ……

    洛阳皇宫。

    “不是我。”

    心兰的回答让群臣瞬间觉得似乎被人浇了一头冷水。

    要知道心兰可是拥有大天圣域这个圣级技能,若是成为了真正的圣女,能够在大宋领土自由瞬移,那大宋就能靠着八支无敌的军队把古蒙打得屁滚尿流了,哪还会像如今这样窝囊!

    可惜的是,这次成圣的不是心兰。

    “不是心兰殿下,那还会是谁?”有人忍不住问。

    心兰沉默不语,但她已经想到了最有可能的人是谁。

    只是

    “这就是你的选择吗?”

    望着遥远的北方,心兰心情愈发沉重。

    ……

    “这就是圣级吗?”

    陈暮云望着自己的双手,呆呆出神。

    事实上,他们的胜利并没有太夸张,算上前面击破高悲的两次冲阵,他们大概给敌人造成了一万多到两万的伤亡,真正死亡的人可能连一万都不到。

    但这是七千人直面八万大军打出来的成绩。

    由高悲斛律黑夜等人率领的八万魏国士兵,比陈暮云这一路上遇到的敌人加起来还要强不少。

    但他们赢了,凭借陈暮云的圣阶方术,把所有人的个体能力都发挥得超过一分,让所有人都自然而然地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最终大败了十倍于自己的敌人。

    这是值得自傲的战绩,陈暮云也不会谦虚到装模作样的程度。

    只是笑过之后,更多是感叹。

    就像统兵的极限不是十分,踏入圣阶,他才发现后面的天空是多么辽阔,即使用九十九级来形容圣阶也一点都不过分。

    当然,这仅是笑话罢了。

    “能获胜,是大家的功劳。”

    陈暮云即使方术达到了圣级,他自身战斗力低下的本质也没有改变,只不过他能深入到心灵的层面去引导人们,给他们指明方向说白了,单靠他一人是不行的。

    “没关系,军主你如今即使是统率十万大军,也能再次创造相同的奇迹吧?”

    陈暮云当然不清楚别人称呼他为“军神”,但这个称号一点都没起错,他的圣级能力只有在大军中才能完全发挥,当然,在群众的海洋之中也可以,但无论是陈暮云还是远在天边的心兰,都没打算、也坚决不允许大宋沦落到那种程度。

    至于其他部队是否会像白袍军一样信任陈暮云……这在帝级的时候还是有疑问的,但到了圣级,他的身上就自然而然地散发着信赖的光芒。

    不是迷信那种,而是在迷途之际,眼前突然出现指路明灯,不由自主跟随明灯的光芒前行的那一种感觉。

    更直白点,就是:

    “想要胜利吗?想要的话,就跟我来。”

    所有人都对陈暮云充满信心,相信他只要回到洛阳,就能带领大宋反击古蒙,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这并非妄想,七千都能胜八万,何况十万,而且说不定陈暮云能更进一步,率领更多的人,那样古蒙人就只能望风而逃了。

    “真期望能看见那样的情景啊。”陈暮云也不由发出类似的感叹,“但首先我们要先回去,马上就到边境了,大家加油。”

    是啊,要先回去,才能有未来的事。

    除了马念才谁都没注意到,陈暮云在这个时候悄悄掐指算了一下,然后在一瞬间露出了无比凝重的神色。

    ……

    “我们败了。”

    高悲仅是发了这个信息去北平就断掉了通讯。

    行军打仗不能只看人数,这个道理无论放在战前战后都一样。

    他们输给了不足自己十分之一的敌人,他们损失了大概一万多,看上去还能再战,但士气尽丧,即使高悲心中依旧坚毅,也无法再度组织起追击的部队。

    这是他们的完败。

    “这下,南边没人能挡住他们了吧?”高悲仰天长叹。

    他没想到斛律黑夜也败了,还让对方晋升为圣者……这都怪他一开始的不重视,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而且他心目中的那些如意小算盘也彻底毁了。因为像陈暮云这样的人物如果去到南边,别说挡不挡的问题,他们已经开始要担心会不会被对方在后方开花的可能性了。

    一个搞不好,古蒙的北方面军也许就会因此而败亡了。

    “父亲,要不要发信息给神国?”

    对付圣者的最好办法就是出动圣者,高兰陵提议非常合乎逻辑,可是古蒙未到亡国之际,那个关键时刻也没到,星之国会出手?高悲马上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办法。

    但话又说回来,北方军如果就这么灭亡了,古蒙也算是遭逢亡国之危了吧?既然星将之前见过宋国的圣者,没理由看不出这点,可为什么他还是放任宋国的圣者离去?

    就在这时,通讯石响了起来,高悲心情沉重地取出通讯石,准备接受来自可能是朱永或者魏主拓跋宏的责骂,然而当他看到通讯人的名字时,愣了一下。

    “你……是来取笑我的?”

    换做平时,高悲早就生气了,但如今他的话语是那么苍白无力,哪怕对方是自己讨厌且轻视的宇文獭。

    “敌人是圣者,失败非战之罪。”

    “哼。”

    “我找你,是大人的意思。”宇文獭并不在意对方的态度。

    高悲顿时精神了许多。

    “为什么要经过你转述。”

    “我说出来真的好吗?”

    “说内容吧。”高悲恨得咬牙,理由他怎会不清楚,无非是怕他脸上不好过。宇文獭这个家伙还是那么惹人厌!

    “很简单,休整一下,即日南下追击敌国圣者。”

    预料之内,但高悲还是轻哼了一声。

    “有意义吗?”

    “有,路上你也许能看见败北的我。”

    高悲没有嘲笑。

    “你已经在设防了?这是大人的命令?”

    “当然,不仅是我,大人也已经准备就绪了。”

    高悲有些发懵。

    “大人不去南方?”

    “争权吗?”宇文獭终于忍不住笑了,这是他第一次在通讯中发出明显的笑意,“大人雄才大略,知道孰轻孰重。”

    很明显,他笑的是脑子不忘争权夺利的高悲,但朱永是高尚到不去争权夺利的人吗?绝对不是!但他还是放弃了南方来对付宋国的圣者按照高悲对朱永的认识,他一定早就做准备了,在敌人还不是圣者的时候。

    如此高瞻远瞩……高悲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技不如人,但战意也同时涌了出来。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有了目标才能更加奋发图强的人。

    “请转告大人,我马上就开始行动。”

    宇文獭又笑了,却是满意的笑声,显然他并不希望高悲就这么沉沦下去。

    “大人也有话让我转告给你。”

    “什么话?”

    “圣者,并非不可战胜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