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走进修仙 > 第六十一章十 美神
    蓝色的巨大怪物煽动翅膀缓缓下降。他那双仿佛是长在胸肌上的赝鼎盯着王崎,配合头顶上【或者说躯干上】的装饰性冠冕,竟也十足威严。

    它没有生脚,而且体温较低。央元的温度,放在神州,那已经是苦寒之地了。但是这个家伙的体温其实还要更低一些王崎感觉得到。它很有可能是来自于远离恒星的气态巨行星。

    而今的宇宙,似乎将之称为……“风之民”?

    天眷遗族,当然不可能只有生活在岩质行星上的碳基生物了。

    王崎甚至怀疑,搞不好幸存的天眷遗族,其实已经包括了这个宇宙常见的所有生物类型。

    他微微躬身,道:“拜见阁下。”

    “源龙星的人族……”天眷遗族缓缓逼近王崎:“说实话,我很惊讶,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敢来找我对话。”

    言下之意你可是刚刚砸了我的场子。

    这句话是用人族的语言来说的。看起来,这个天眷遗族也没少观察人族。至少,它学会了人族的语言。

    而这句话就让宋史君异常紧张。

    “天眷遗族”这个概念,也是最近几年才在仙盟各部门内部参考的文件中出现。除了龙族之外,人族很有可能没有接触过任何天眷遗族这还是考虑到有些天眷遗族像龙族那样爱好装成原生态土著的结果。

    这可真是……外交事故!

    但王崎不卑不亢,毫不紧张。

    “实际上,我在月球上的那个分身,曾经自言自语过全盘的计划。如果阁下想的话,绝对可以在一开始就阻止我。”王崎道:“而且,以龙族为标准进行判断,以阁下的力量,抹去一个星球的所有生灵一天的记忆,甚至于挪动行星,让历法完美无缺,都是可能的。”

    “但这不是你给我找麻烦的理由啊,年轻的个体。”巨大的天眷遗族如此说道:“这种事故的报告可不好写,而且我回家吃上司挂落也不好嘛。”

    “实际上,您依旧可以在最开始的时候阻止一切。而您没有干预,也就代表您默认了至少在我族之内,是这样理解的。”王崎道:“而且,我也经过了充分的考量。贵族为毓族所设计的功体,其实并不包含一丝‘奴役’的意思。就我观察的范围,所有毓族的功体,在离开文道的系统支持之后,依旧具备调动天地灵气的作用,只不过毓族从没有相关研究,所以没有表现罢了。它们一开始就具有独立的能力。而给实证生灵保留这种权利,我认为,您是抱有较高的善意的。”

    “在分析过贵族的行事风格,并考量过自身背景之后,我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王崎盯着天眷遗族,目光毫不躲闪。

    半晌,天眷遗族整个剧烈的颤抖起来,所有触须相互碰触,发出莎莎的声音。所有人莫名就是理解了它在笑。

    “哈哈哈哈哈……说得这么好听,可你还是做好了带着所有熟人逃命的准备不是?”天眷遗族说道:“你居然在所有同族以及部分异族体内种下了灵禁,必要的时候可以将它们拉入最近的……那个集群?另外,数日之前你路过大墟的时候,甚至悄悄在那什么天宫法器上留下了小撮兽机关,必要时可以瞬间夺取法器控制权让我猜猜,你应该不会是想绕过自己的师长夺取权力自立门户,对吧?”

    宋史君骤然色变。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做了记号。

    王崎却点了点头,居然无耻的承认了:“就算我有九成九的把握认定您抱有极大的善意,也必须以防万一。”

    王崎的这个后手,实际上,却是梅歌牧当初用来掳走仙盟众人的一套。他用悄悄潜入他人体内的兽机关作为“标记”,便可以通过兽机关集群整体的力量,沿着高维空间的方向,将众人拉上月球。与此同时,所有人都会计划。

    他甚至还有余力拉上几个毓族带回去当样本。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为了那个“万一”。只要自己制造“低配诗云”的过程出现一点计划外的干扰,王崎就会立刻终止。

    当然,王崎有充分的理由认定,在绝大多数情况之下,双方是不会发生冲突的。

    “看不出,你是一个很会恭维他者的人。”天眷遗族抖了抖身子,无量光辉从他身上冒出。很快,一条龙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是化形,而是类似于龙皇的“幻身”也难怪,化形法是龙族极其眷属独有,就算有飞升妖仙,也应该没有在宇宙范围内流行起来才对。

    而这个幻身一出现,台下就有人族发出短促尖叫,而王崎也觉得背脊微微发凉。和龙族再怎么熟,骤然看到龙族真身也会感到不适。

    那个陌生的天眷遗族很快就明白了过来。实际上,天眷遗族大多都会遭遇这个问题。所有天眷遗族,至少也会有两亿年的历史。而这一段历史对于单一的物种来说实在是太长。天眷遗族甚至不用刻意去干涉,就能够让自己星球上的生物留下“恐惧”的本能。

    确实不大合适。

    蓝色的天眷遗族如此想着,于是幻身变化,成为了人族的样子。、

    那应该是一个中年人,三缕长须,放荡不羁,颇有名士风采。而这个天眷遗族似乎不有不屑于人族现在的衣服设计,竟是以一块白布裹身,颇有地球上希腊贵族的风范,与他自身气质倒也相衬。

    王崎道:“敢为前辈如何称呼?”

    “我这一族的语言,都在尔等听觉范围之外,不能以音告知,呼唤我为‘洪’就好。”天眷遗族的幻身沉吟:“嗯,至于我族之名……尔等便称呼我族为‘美神’吧。”

    这个宇宙,语言的种类实在是太多了。其中,真正能够落到人族听觉范围之内的,反而占不到大头。因此,天眷遗族之间,其实是约定俗成地采用“意译”的方法。只是,如此极度自恋的种族名,王崎还真是第一次听到。王崎眨了眨眼,确认一遍:“美神?”

    天眷遗族点了点头。

    幼帝此时颤颤巍巍的从御座之上挣扎起来,走到名唤“洪”的美神面前:“请问,您就是‘文道’吗?”

    洪改用毓族语言道:“若在你们看来,我应当是第二任的文道。我的同袍在六十万年前在这里建立了文道,然后引导你们的第一圣人。紧接着,他任期满了,回去了,我来接手,大约已经有二十万年了。”

    幼帝跌坐在地上,心中有什么东西碎了。

    他年纪还小,学识也远不如宙弘光,对于“文学末路”的认知远不如自己老师敏感。但是,当认识到自己一族至高无上的“神”,在其他族裔眼中不过是个讲究任期的岗位之后,他也崩溃了。

    洪虽然对待这些毓族很有礼貌,但看得出,他不是很在意毓族的个体。正相反,他抬头看向天际,看向正在逐渐落下地平线的黑色月球:“嗯,虽然你砸了我的摊子,不过我却觉得,我应该谢谢你。真的,真漂亮……”他指了指王崎的低配诗云:“我从没有见过那样的东西。我很喜欢。”

    美神一族,是硬生生用时间用尽自身文学的。当常规的创作方法已经不能发掘出新的题材后,他们才用自己的修为,硬生生的用类似的穷举法寻觅文艺作品的。

    而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或许,也只有诗云这样的恐怖集合,可以让他们眼前为之一亮吧。

    以美神一族的能力,拆毁太阳乃至于拆毁数个太阳创造高配版本的“诗云”,也不是太难。

    王崎一愣,然后假装没有听懂这句话里的奢侈想法,道:“前辈喜欢就好。”

    “你呼唤我出来,肯定是有所求的。”洪问道:“不要否认,实际上,今日你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表示,你个人远比毓族来得有价值,可以与我交谈。而你以龙语说话,除了展示根脚,也是在告诉我,‘我知道你在这里’。”

    王崎点了点头:“我确实是需要从前辈这里知道一些消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消息。”

    “什么?”

    “宇宙轴心现在的位置,两亿年前的部分真相,以及……”

    “等等……”洪有些发愣:“你们居然知道这么多了?不过,这些问题,你们为什么不去询问龙族?”

    “有些问题,龙族不知道,有些问题,龙族之主希望我们自己寻求答案。”王崎说道:“而其他天眷遗族,便是最有可能知道这些的。”

    没错,对于王崎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远比这个星系,又或是毓族重要。

    宇宙轴心的线索,就意味着最古黑洞,以及缺失的创世信息。而自我封印的龙族,并没有持续观测不断劣化的仙路,所以已经遗失了仙天的坐标。

    如果能够从天眷遗族这里获得,那便再好不过。

    洪点了点头:“看起来你有很多问题。那么在这之前,我也要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你是否匍匐在了命运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