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 神级上门女婿 > 第八八章 对弈
    “哦?”林尘微微一愕,心道,“这是要考校我的文道?看来青青小姐对我的坦诚还是很满意的,要不然也不至于来试试我的棋力!”

    林尘登时内心涌起了一股美意,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

    若是论起武力修为,他自愧弗如。刚才他也听婢女说了,青青可是有先天境的修为,他暂时是拍马都赶不上。

    但若要论起才学,林尘就颇有自信了,毕竟这么多年的书不是白读的。

    “好!青青小姐有言,在下自然从命!请先吧!”林尘拱手笑道。

    青青微微一笑,直接捏起棋碗中的一枚黑棋,在棋盘左下方位的眼位落下了。

    她虽自幼修道,但琴棋书画是样样不差,可谓才气惊人。

    她自问,论起文道来,这清阳城能与她比肩的,都寥寥无几。

    气定神闲地落了一子后,她便耐心等待着林尘座子。

    所谓座子,就是对弈开始阶段,双方各自起手占据四角之位。

    棋道素有“金角银边草肚皮”的说法,意为:起手落子四角最优,四边次之,中腹就和茅草一样,完全无用。

    经过无数棋道高手反复论证,座子于四角,乃是上上之选,故而后来的棋手争相效仿。

    青青自然也不例外,他的棋艺师承王都的棋圣庄羽,在这清阳城中无人可比。

    …………

    ……

    湖心亭边,有朵朵香花吐艳,煞是好看。

    偶尔清逸的湖风荡来,吹得林尘格外精神。

    他抹干了湿润的手,也跟着捏起一枚白棋,直直朝着棋盘中心——天元位落下。

    “你!你怎么落子天元?”青青有些不悦,心中疑虑他是否根本不通棋理却要硬撑着下,“这可是一手最烂的棋哦?“

    谁都知道,首子落于“天元”位是大忌,是万万不行的!

    “首子天元乃是我的个人风格,青青小姐尽管落子便是!”林尘淡定自若地回道,言语间却仿佛胜券在握。

    “好!我倒要看看,你是哪来的自信!”

    “啪!”

    她也跟着落下了一粒黑子。

    …………

    ……

    “啪!”“啪!”

    二人落子之时,发出铮铮之声,甚是动听。

    接连对了几十手后,青青的落子速度越来越慢,每一手都要仔细斟酌,煞费思量。

    她越下,越觉得不顺。不到中盘,已是处处受制。

    此刻,她手上就捏着一粒棋子,沉吟不语,始终放不下去。眼见有一大块黑子的形势十分危急,即使勉强做眼求活,四隅要点都将被对方占尽。

    “怎么会这样!中盘都还没到,我就撑不住下去了?”青青心里已经很不是滋味。她向来自负才学,琴棋书画,样样都不弱于那些状元才子。

    可是现在,眼这个看起来和他一般大小的刚毅少年,棋力上却能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眉头一挑,只见林尘仍是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心中不由生出了一股挫败感。

    “啪!”

    她幽幽叹气,几经思量,手上的黑棋终于落下!

    林尘的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手。

    “啪!”

    青青刚一落子,他就快速跟上。

    …………

    ……

    又接连对了几手,青青下的是愈发的压抑。

    她紧紧捏着手中的棋子,垂首苦思着。

    棋盘上的局势,已经十分明朗。黑棋被白棋团团困住,只消再添几手,她的大龙就要整个被屠!

    “哎!”青青神情中透着郁闷,直接弃了子,丢进了棋碗里,“输了!输了!回天乏术了!你可真厉害啊!”

    她再度郑重得瞧了几眼这个刚毅少年,觉得此人真是奇特。

    这人身着打扮,看起来不过是个山林草莽,却偏偏棋力超绝,连她都无法争锋。

    “你的棋力,怎么会这么强?”青青忍不住问道,她现在是满肚子的疑问。

    “都是我爹教的呀!”林尘一提起自己的死鬼老爹,就回想起过去动不动就和老爹斗嘴的情形,忍不住傻笑了好一阵。

    青青愕然,凝眸。

    “失态了,失态了!”林尘吐了吐舌头,收敛了情绪,继续解释道,“我那死鬼老爹,从小到大,就不停教我读书,教我琴棋书画,诸子百家,简直就什么都学!我都不明白,我不就是一个土鳖,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你瞧我的斧子,用了十几年了,都没能换把新的!”

    青青瞥了一眼他腰上别着的缺口明显的斧子,同情得说了一句:“你也真是土鳖中的奇葩了!这么多年,想必学都很辛苦吧?”

    林尘听着这句勉强算是安慰的话,差点就热泪盈眶了,哀叹道:“可不是!碰上这么一个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八岁那年,他让我背……”

    “九岁……”

    “……”

    林尘连连诉说着自己少时的苦闷憋屈之事,又讲了几桩山野之中才有的趣事,逗得青青咯咯直笑。

    笑靥如花。

    在林尘看来,就似那最动人的春光,最迷人的烟火,有说不尽的荼蘼盛至,光彩艳人。

    他越看,就越喜欢青青那清澈明亮的笑容。

    青青输棋的抑郁情绪,在林尘讲了几个好玩的山林故事后,就被一扫而空了。

    她发现,眼前这个野小子,倒是格外的实诚。

    至少他一点都不讨人嫌,比起那个道貌岸然的云溪表哥,不知道好了多少。

    “你们西陵山,还真有趣!你那个爹,更是有趣!”青青嬉笑着说道。

    “哈哈哈!青青小姐,要是觉着好玩,来日得空,我就带你去西陵山烤野兔吃!可不是我吹,我的烤兔手艺,绝对是一流的!”林尘拍拍胸脯保证道。

    “好好好!”青青自己也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的答应。

    不过,她心中的确十分期待这个野小子烤制出来的美味。看他那实诚的样子,肯定不是自吹自擂的,那一定是喷香绝顶的美味!

    林尘见着青青一口答应,立时喜不自禁。

    他不知道的是,青青的那个云溪表哥,自打来到陈府中就借着各种理由,向青青多番邀约,结果都被青青一一拒绝。可他却只凭着三言两语,居然成功了!

    秦云溪若是知道,恐怕立马就吐血三升。

    “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青青突然问道。

    “在下,林尘!”林尘爽快地回答,同时好奇问道,“青青小姐,为什么清阳城里,总有人传你是个丑八怪呀!而且,而且……”

    “而且,还是一个脾气暴烈,母老虎一样的丑八怪对么?”青青莞尔一笑,“你说,我是丑八怪么?”

    林尘双手连连直摇,忙道:“不不不!你是天仙一样的美女!而且,温婉贤淑,一点都不像个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