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 大魔仙 > 第三十第三章 表白
    “颖儿!半个时辰后,南边仙福茶楼三层,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不见不散!”吕凉虽然还没太明白怎么回事,但也看出有点不对劲了。此刻见上官颖已经要跑下楼了,情急之下也顾不上斟酌词句了,怎么简单明了怎么来吧!

    仙福茶楼是之前吕凉第一次逛坊市的时候发现的,当时他正好想找地方打听消息,看到这里川流不息的样子,就进去了。除了天水阁,整个坊市也就剩这里,吕凉还算有点印象。

    已经只剩下半个身影在楼梯口的上官颖,身形明显一顿,随后又一阵风似的跑下去了。弄得吕凉反而怅然若失了,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等他。

    一旁的青姨摇头叹气,有心想再治治这个傻小子吧,又有点不忍。她也看得出来,吕凉那眼神中,流露出的痴恋之色。

    “唉,算了,小辈儿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吧。”随后,青姨也徐徐走下楼去。

    此时,吕凉也稍微稳定了下心神,左右一衡量,还是先紧着把眼前的事情搞定吧。如果上官颖能去茶楼等他,就半个时辰内赶过去,如果人家根本就没想理他,现在即使追出去也无用。

    “我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颗上品元石吗?我怎么会突然有种怪怪的欣喜之感呢?之前厉师兄说给我买东西的时候,我为什么那么厌恶呢?”吕欣芸此刻,还沉浸在一种从未有过的欢喜与纳闷之中。

    “嗯,这些法宝什么的都没问题,元石你也点好了吧?那咱们互不相欠了。不过,我上面提的那个储存元气或魔气的辅助类法宝,咱们天水阁没有吗?”虽然拿来的宝物里没有,但吕凉依旧不死心。

    “哈哈,客官,您别急!就算您不问,我也会解释的。您请看这个!”小厮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三张漆黑的竹片。

    “客官,您来的时间挺巧,刚好赶上咱们天水阁三个月举办一次的拍卖会。时间就定在明天午时,这是三张邀请卡,到时候凭此卡可参加,地点就在上面的第六层。”小厮一边指着楼上,一边又从怀里掏出三个卷轴,“您提的那个辅助类法宝,就会出现在拍卖会上。这幅卷轴您拿着,里面有明日要拍卖的所有天材地宝的介绍。”小厮说完,将三个卷轴依次递给吕凉三人。

    吕凉心头一喜,还真没白来!当即收起卷轴,准备以后找个地方慢慢看。

    “客官,看您这意思,应该是要参加拍卖会吧?本阁共十层,从第七层开始就是供贵客住宿的地方。只要在第四或第五层消费过,就算是我们的贵客了。只需要每人交一颗中品元石,就可以在上面找房间休息!”小厮恰到好处的介绍,让吕凉心里也是一动。

    “好!这是三颗中品元石,你带我们上去吧!”吕凉掏出三颗中品元石给了小厮。随后,一行三人便上了七楼。

    到了七楼,三人均是眼前一亮,好浓郁的元气啊!吕凉还真是挺佩服天水阁的创建者,考虑的太周到了。

    到了七楼,迎面又过来了一个小厮。两名小厮似乎是神识交流,一个眼神交换后,新来的小厮就带着吕凉三人进去了。

    待走到一个房间前,小厮先递给张然一个金色的圆球,然后对他说:“这位客官,这里就是您的屋子。这个是禁制球,进去后,只需用元气激发其中禁制,外人不但神识探查不到,在没有您允许的情况下,进也是进不来的。”

    张然倒是早已迫不及待,之前在后山,他正好卡在筑基初期前的瓶颈上。现在这里的元气可比后山那边强太多了,此时不去尝试突破,还更待何时?

    随后,小厮领着吕凉和吕欣芸继续往前走,最后在一间比张然房子大得多的屋前停下了。同时,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禁制球递给吕凉,笑吟吟地对着他二人说:“二位,这是七层最好的一个房间,正好空着,您二位就住里头吧。”说完,转身就要走。

    “哎?等等,我们俩住一间?”吕凉这回倒是挺明白的。

    “啊,那肯定啊!难不成二位道侣还打算分开住?”小厮见的人太多了,看之前这俩人的样子,那绝对不是一般的师兄妹。

    吕欣芸此刻的脸已经红的滴血了,把头埋得低低的,一声都不敢吭。同时,她自己也奇怪,就算是跟最熟的郁俊或者祁凌,如果被这么误会,她也早就澄清了。可现在,她居然心里还有点窃喜。在没弄明白自己的感觉前,她还是选择了低头不语。

    “原来,症结是出在我这里啊!怪不得上官仙子当时就跑了,不过,是不是说明上官仙子对我也……”这边吕凉可就明白了,同时也想起了当时上官颖的反应,心底生出一丝惊喜的感觉!

    “呃,那个,这位小哥,我想你真是误会了。我二人是真正的兄妹关系。这间房子就让我这妹子住吧,麻烦小哥再给我安排一间。”吕凉转手把禁制球递给了吕欣芸,接着转头看向小厮。

    “哦!哦!真不好意思,客官!您瞧我这眼神,怪不得我觉得二位的气息与气质这么相配呢!原来是亲兄妹!好嘞!您再随我来!”小厮经过瞬间的错愕,马上又是一副欢喜的笑脸了。

    看到吕凉的澄清,吕欣芸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又有点小小的迷茫。随即,她又想起了上官颖那绝世的容姿,以及吕凉那痴迷的眼神。突然,她很想找吕凉问个清楚。

    此刻,吕凉已经准备跟着小厮继续往前走了,吕欣芸一急,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道:“师兄!你、你和那位红衣仙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呢?”问完,她就后悔了!他们二人是何关系,关自己什么事了!

    “啊?哦,你知道仙宫内传的那些,关于我破悉大妖阴谋的事情吧?其实,那次就是我和这位上官仙子一起经历的,而且,当时她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们之前就认识了。刚才时间紧迫没来得及好好道谢,我一会儿自然要去找她补上。”吕凉倒是没有隐瞒,反正说的也是事实。当然,自己那点小心思,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吕欣芸听说吕凉一会儿还要去找上官颖,心里稍微有点别扭,但也没法再说什么,就只好自己进屋了。

    待小厮将吕凉带到自己的屋子前,吕凉接过禁制球,只是记了下门牌号,就飞也似的跑下楼了。

    由于整个坊市是禁空的,而仙福茶楼也是在坊市里,所以吕凉直接运起鲲鹏诀加速跑,堪堪的在半个时辰内赶到了地方。

    跑进茶楼,吕凉惊奇的发现,原本应该人满为患的一楼,居然除了一名掌柜外,再没有其他人了。这名掌柜看见吕凉进来,也是明显一愕。

    就算觉得奇怪,吕凉也顾不上深究了,直接就上了二楼。除了三名小厮坐在一起,二楼也是空无一人。接着上三楼,终于有一个人了,而且不是别人,正是上官颖。

    吕凉大喜,一屁股就坐在上官颖的对面,憨傻憨傻地看着对面的佳人。此时,他们的座位周围,也升起了金色的壁障。吕凉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这是隔绝外界探查的禁制。

    ……………………

    半个时辰前,上官颖从天水阁跑出来后,心就一直跳个不停。“他、怎么可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我颖儿!哦,对了,是传音,应该只有我能听见。不对,青姨如果想知道,也是能听到的!”经过片刻的胡思乱想后,她又开始苦恼要不要去吕凉说的仙福茶楼等他了。

    一想起那声“颖儿”,上官颖心里就微微一甜,最后心一横,一跺脚,向着南边就走了过去。

    仙福茶楼的位置非常醒目,基本就是挨着天水阁的第二大建筑。

    刚一进门,就有小厮迎出来,待看到上官颖的模样后,先是一呆,随即眼睛一亮,忙不迭地就把她往三楼迎,“这位仙子,请随小的上三楼雅座!您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里有仙阶品质的上等灵茶,绝对让您喝着满意!请!”

    上官颖这等绝世容姿,注定了到哪里都是男人们的焦点,这里也没有例外。于是,在众多男子的注目礼中,上官颖红着脸,来到了三楼一处临窗的座位,正好就是个两人位。

    三楼人倒不多,甚至还有空位,但在座的个个举止高雅、气度不凡。三楼的座位明显比一、二楼的高雅,而且只要有人的座位上,都有着隔绝神识探查的金色壁障。

    其实,三楼是专门给有身份地位的高阶修仙者准备的。上官颖虽然只有金丹中期的修为,但自觉告诉这小厮,这等绝世仙子,身份定然不简单,理所当然地就把她带上三楼了。

    突然,茶楼中所有的修仙者头脑中,都先是一阵刺痛,接着,一个严厉的女性声音响起:“除了店内掌柜和小厮外,所有人等,三个呼吸的工夫内必须从茶楼消失,否则,就等着魂飞魄散吧!”

    顷刻间,原本热闹非凡的茶楼,就剩下三名不知所测的小厮和一脸恐惧的掌柜。此时的上官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丝毫没有意识到偌大的茶楼,已经只有她一位客人了。

    之后,如果有人妄图进入茶楼,都会被一道看不见的壁障阻挡。所以,当吕凉如若无物般的直接冲进来时,掌柜才那么惊讶。

    ……………………

    上官颖看着傻笑的吕凉,刚才的一肚子怨气也早不翼而飞了。“你、你怎么不说话了,不是有好多话要说么?”上官颖低着头,嘴里小声嘟囔着。

    “上、上官仙子,我……”吕凉支支吾吾地也没想好怎么说。

    上官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听见吕凉又叫自己“上官仙子”,心中微微有些失望。随即,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道:“你之前不是叫我颖儿么?”

    “啊,颖、颖儿……”吕凉赶紧改口。

    “你!谁让你这么叫的!无、无耻之徒……”上官颖的脸已经红到脖子根儿了。

    “呃,那,颖儿仙子,之前与我在一起的那两位,是我的同门师弟和师妹。我的身世你是知道的,那名少女正是泗水吕家的人……”于是,吕凉将一切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吕凉讲完,双眼满含热泪。上官颖也早已泪流满面,看着如此悲伤的吕凉,她情不自禁地握住了他那宽厚的手掌,真心为吕凉不能和亲人相认而感到由衷的悲伤。

    吕凉原本就激动的心彻底乱了。看着楚楚动人的上官颖,他突然从胸中升起一股豪气,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把反握住上官颖温软如玉的小手,一字一句地坚定说道:“颖儿,你知道吗?自从那日一别,我睁眼闭眼就都是你!我以前从来不知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但是我想,应该就是这样了吧!可是,我身上的担子太沉了,在完成那必须完成的一切之前,我是没有资格去享受这种感觉的!如果有朝一日,我吕凉完成这一切的时候还能活着,不管你上官颖是不是已经与别人结为了道侣,我都要把你抢回来!此生,我非你不娶!”

    此时的上官颖已经泣不成声,只是一个劲地点着头。

    一口气爆发完毕的吕凉,此时却稍显尴尬,弱弱地又小声补了句:“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会祝福你的……”

    没想到上官颖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对着吕凉怒目而视,急冲冲地站起来喝到:“谁说我不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