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辣文合集 > 总裁的头号鲜妻 > 第546章 为何没跟 她结婚
    第546章 为何没跟她结婚

    “是吗?”

    俞先生的声音沙哑中带着轻微的颤抖,可顾暖没有听出来。

    “嗯,”

    顾暖点点头,如实的说:

    “或许因为孕期大了,脚有些肿,所以这宽松点的鞋子让我觉得特别舒服。”

    俞先生笑了,又拿起茶壶给她斟满一杯茶,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着,和她一起喝着茶。

    不知道为何,顾暖觉得她说了这双鞋子穿着舒服后,余先生嘴角有些浅浅的笑意,而那笑意,又是她无法探测的莫测高深。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于是,她没话找话的说:

    “对了,余先生,你昨天说找到你心爱的女人了?”

    “嗯,”

    余先生应这声时正低头喝茶,却抬眸看了她一眼,可目光没在余先生身上的顾暖自然没看到。

    “那余先生岂不是马上要带她回去。”

    “现在,好像已经带不走了。”

    “啊?”

    顾暖有些吃惊,望着余先生:“为什么啊?”

    “因为——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啊?”顾暖再次惊讶出声。

    没想到余先生的心爱的女人已经嫁人了,也难怪他心情这么不好,天天来这喝茶。

    “其实”

    顾暖刚要安慰他,俞先生却又看着她问:

    “那个,我想我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嗯?”

    顾暖看着他,眼眸抬了下:

    “什么问题?”

    “如果,她现在过得非常不好,她丈夫对她也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要不要想办法破坏掉他们的婚姻”

    “”对于这样的问题,顾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一对有情人,原本应该终成眷属才是最美好的结局。可现在那女孩子已经另嫁他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庭。

    虽然说余先生非常爱那女孩,可如果他去破坏那女孩的婚姻,貌似,也有些说不过去。

    但是不破坏掉,那女孩子跟着一个对她不好的老公,貌似也没什么幸福可言。

    想到这里,顾暖莫名的想到了自己,也想到了闻人臻,心里不由得有些酸楚起来。

    她捧着茶杯,喝了口茶,深吸了口气,抛开那些关于自己的杂念。

    再抬头时,余先生还一直在看着她,貌似一直都在等她的答案。

    “余先生,这个”

    “你说,我该破坏她的婚姻然后把她接到身边来吗?”

    顾暖望着他,半晌才迟疑的问:

    “那,先生当初为何又没有跟她结婚呢?”

    既然那么爱,为何不在她嫁给别人之前先和她走到一起?

    听了顾暖的问话,余先生明显的僵了下,然后望着顾暖苦笑了下。

    “当初,我也和她走到订婚的那一步了,原本想着订了婚过几个月就结婚,可谁知道,在订婚典礼上,她却被人绑架了。”

    “绑架?”

    顾暖当即惊讶出声,绑架这个词让她觉得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就好似,很久一起的自己,也曾被人绑架过一般。

    余先生点头,沉吟了下道:

    “没错,她被人绑走了。”

    “谁绑架的她?”顾暖冲口而出?

    余先生牙齿磨了下,然后才道:

    “就是,她现在的老公。”

    “”顾暖震惊得倒吸了口凉气,这女人的命运,也的确是够苦的。

    这样的问题,已经不是她能回答得起的了,

    顾暖生怕自己给了别人错误的建议,于是放下茶杯赶紧道:

    “余先生,那我先回去了。”

    余先生回过神来,恍然的看着她,然后点着头: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

    顾暖赶紧摇头:

    “我就住楼上,转弯过去就是大门,几步路而已。”

    俞先生点头,没再说话,不过还是非常绅士的起身,把她送到了茶馆门口。

    顾暖踩着后花园的青石板路朝酒店大门走去,她没有回头,如果她回头,会看到刚刚和余先生喝茶旁边卡座的一个男人,已经坐在了余先生的对面。

    刚到转弯处,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有些着急的呼唤声:“顾暖!”

    顾暖回头,即刻看到闻人臻和云城分别从两边走过来,看见她时,都好似松了口气似的。

    “总裁,我先去吃饭了。”云城知趣的率先离开了。

    “顾暖,你去哪里了?”

    闻人臻过来牵了她的手,有些紧张的问着。

    “我一个人在房间里闷,就在这后花园里走走。”

    顾暖淡淡的回答。

    “哦,我们回来没看到你,又不知道你去哪了。”

    闻人臻看着她,想了想到:

    “以后不要乱走,你肚子这么大了,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

    顾暖听了这话笑了下,突然感觉到手在他的手心里都特别的温暖。

    “我会小心的,我走路都慢慢的走,只是散散步而已,孕妇也不能整天关在家里不是?”

    “说是这么说,可是你一个人”

    闻人臻眉头皱着,想了想又说:

    “要不这样,从明天开始,我让家政公司派月嫂过来陪你,这样下午有人陪着你散步,你也不那么闷。”

    “这我也不是整天都在散步啊?”

    顾暖摇头,酒店的房间就那么大,再来一个人也不好吧?

    “那你散步的时候让月嫂过来陪着。”

    闻人臻想了想又说:

    “这样吧,下午三点半到五点半,你两个小时的散步时间,我让月嫂在这个时间来陪你好吗”

    “你不说在酒店住几天就回去了么?”

    顾暖诧异的看向他:

    “现在都已经在这住五天了,难道还要住很久么?”

    “这”

    闻人臻迟疑了下,然后才道:

    “情况有变,我们估计还要住四五天,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完全处理好了才回去。”

    闻人臻说到这里停顿了下:

    “家政公司是按时间算的,陪你的月嫂每天结算工资给她就可以了。”

    “哦,好吧。”顾暖听他这样说,倒也没再说什么了。

    反正一个失忆的她也是找不到回去的,何况就算她一个人回去,见到那些人,也不认识谁是谁。

    闻人臻带她去二楼餐厅吃了饭,依然还是自助餐,顾暖觉得,闻人臻最近一几天,好似都很喜欢吃自助餐。

    吃完饭回到楼上,顾暖先去洗澡,而闻人臻则回了书房,好似忙他的公事去了。

    等她慢悠悠的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客厅亮着灯,却没有人,而书房的门半关着,云城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

    “总裁,康城的老总明明答应你了的,可我今天带着合约去,他突然又反悔了,说什么还要考虑,我打听到,天时公司的人昨晚好像跟他见了面。”

    “天时?”

    闻人臻的声音明显的带着磨牙:

    “是罗志坤吗?”

    “不是,罗志坤来没来春城不知道,但是昨晚跟康城老总见面的人却不是罗志坤。”

    “那——是什么人?”闻人臻又问。

    “其实,什么人都不重要了,只是”

    “只是什么?”闻人臻的声音再次追问着。

    云城好似犹豫了下,然后才说:

    “如果康城不肯合作,我们投资修路的资金就无法到位,那这个工程估计暂时就要搁浅,另外铬矿那边年底也要开矿,现在工人已经招得七七八八了,而公司总部现在波动很大”

    “你的意思是——”闻人臻没有再问下去,显然云城已经了解。

    “我在想,你在春城找了三家大企业,就连朱家,都是临到签合约时突然反悔,这估计不止跟罗志坤有关吧?至少朱家,应该是不会理罗志坤的。”

    “朱家自然不会理罗志坤?”

    闻人臻点着头道:

    “朱家原本想必是姑奶奶对我有些失望吧。”

    “朱家的态度或许跟二少为你们家添了长孙有关,毕竟将要倒闭的袁家,现在都已经风生水起了,可康城和金冠的反悔,按说不应该啊?尤其是康城,你跟他们关系那么好。”

    闻人臻听了这话笑:

    “亲兄弟还明算账,生意场上讲什么关系?利益才是第一位。”

    “其实,如果要朱家投资也并不是没有机会,”

    云城小心翼翼的看着闻人臻道:

    “凭姑奶奶现在对程小姐的看重,凭程小姐和梅香小姐的姐妹情深,只要程小姐”

    “不用!”

    闻人臻不等云城把话说完就迅速的否定了他的提议。

    “可是,如果程小姐不出面”

    “我说不用就不用!”

    云城再次提起,闻人臻的声音里已经明显的有了压制着的怒意。

    云城没有再说话,可顾暖也已经听出了闻人臻嘴里的怒意。

    既然云城说这个程小姐能力那么大,闻人臻为何不用她呢?

    他不是把生意看得很重么?能帮到他的人,他不用?这人也真够莫名其妙的!

    顾暖摇头,走向外边的大阳台,闻人臻这人越来越让她捉摸不定了。

    还有那罗志坤是什么人?

    听云城那话里的意思,好像是专门跟闻人臻作对的。

    身后,书房,门被拉开,闻人臻和云城走了出来,阳台上的顾暖没有回头,而他们估计也没有看到她。

    所以,他们俩在走向门口时云城又在说:

    “康城的反悔,我怀疑跟俞”

    没等他说完,闻人臻就寒声道:

    “你是想说,昨晚跟康城老总见面的人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