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 皇妻难为 > 第65章相章逢不识
    李晓冬听了微微一笑,向司马静作揖道:“娘娘,臣没有开玩笑,古来看病的讲究望闻问切,经言,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脉而知之谓之巧。而臣只需一望便知病人病情!”

    司马静听了便笑问道:“那李太医就是神医了?”

    李晓冬笑道:“娘娘过奖了。”

    见他说话这么不谦虚,司马静心里不禁对他有些反感。心想这宫里的太医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此时司马静便想难一难他,想了想便道:“那我问你,你跟你师傅谁的医术精湛?”

    “不知娘娘问的是哪个师傅?”

    李晓冬这样说便让司马静觉得疑惑,便又问道:“你有几个师傅?”

    李晓冬伸出两根手指。

    “两个?”

    “不。”李晓冬摇摇头道,“是三个!”

    “你这不是伸了两根手指头吗,怎么说是三个?”司马静此时觉得李晓冬这人更加的不靠谱。

    这时李晓冬又举起右手伸出两根手指道:“回娘娘的话,这只是臣的招牌动作而已,臣又不是不会说话,怎么能打哑语呢!”

    听到李晓冬如此油嘴滑舌,司马静不耐烦地道:“好了好了,别贫嘴了,你说说你的三个师傅都是谁?”

    “其实那两个只是教过臣很多的本事,按理说不是臣的师傅,因为他们一个是臣的爷爷,一个是臣的父亲。第三个则是现在的王太医。”

    司马静听了点点头道:“这么说你家还是医学世家,你算是带艺投师了?”

    李晓冬笑道:“娘娘说的是,臣拜王太医不是学本事的,只是为了一份吃饭的差事而已。”

    “这么说,李太医的医术不在王友福之下了?”司马静不屑地问道。

    李晓冬点点头笑道:“谢娘娘夸奖!”

    “哼。”司马静冷笑一声道,“依李太医所说,你既然医术高明,不管在哪里也能混一碗饭吃,却为何千方百计的进宫当太医呢?”

    “宫里的活儿好干嘛。”

    “笑话。”司马静简直觉得不可思议便道,“自古以来皇宫乃是是非之地,伴君如伴虎。一不留神就会丢了脑袋,而且还会牵扯到九族。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好混呢?”

    李晓冬微微一笑道:“那是别人,在臣的身上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聊了半天,司马静觉得和他聊天没有意思,便一指王盛开道:“那就敢烦李神医给我表哥看看。”

    司马静说完便向王盛开一招手道:“过来。”

    李晓冬听了便笑道:“娘娘,王侍卫不用过来,臣在这里就能看!”

    司马静点点头,心想,看你怎么耍花招。

    李晓冬手搭凉棚一瞧,便向王盛开道:“你面色晦暗无光,毛发稀疏,眼睑浮肿,这是肾亏的症状。”

    司马静听了心中很是惊讶,半信半疑道:“他一个盛年男子,怎么会肾亏呢?”

    李晓冬听了一乐道:“这个臣就不便说了,如果臣说了,恐怕王侍卫脸上会挂不住的。请娘娘恕罪。”

    李晓冬说完向王盛开一笑,王盛开便羞愧难当,忙低下了头。

    这时王母指着猫咪问道:“李太医,我儿子有病,那她就没病了?“

    猫咪听了脸色立刻就变了,她的嘴唇动了动,刚要开口说话,司马静便向她使个眼色,她便由把话咽了下去。

    只见李晓冬只瞥了猫咪一眼摇头道:“她正常。”

    王母听李晓冬这么说才不再说话。

    李晓冬提起笔来,写了一个药方,向王盛开道:“王兄,你拿着这个药方到京南益寿堂去抓药。如果他们说这药方里有十八反,你就说是李德开的方子,他们就会给你抓药的。只需服上三日便可见效,五日药到病除。”

    此时司马静也觉得李晓冬这人来者不善,他进宫当太医绝对不是为了混碗饭吃的。而且从他的言行举止上看,他对王友福很是不屑。司马静心中便萌生了一个想法,就是利用李晓冬来除掉王友福。

    司马静笑道:“李太医既然是神医,我们自然对你的方子深信不疑。不过若是吃了你的方子出了岔子,那我就不管你是华佗再世还是扁鹊重生,狠狠地治你的罪。”

    李晓冬忙陪笑道:“娘娘,若是王侍卫有个三长两短,不须娘娘发话,臣就自行了断。”

    司马静听了点点头。

    五日后,司马静又召见猫咪。只见猫咪面色红润,精神饱满。司马静笑道:“表嫂最近几天不错啊。”

    猫咪忙羞涩地低下了头道:“娘娘,您就知道打趣我。”

    “切,都是过来人了,还装作那么清纯的样子,给谁看呢。你难不成还想找个小白脸?”司马静又笑道。

    “娘娘,您怎么……”猫咪被司马静说得不知如何回她才好。

    “我怎么了?我很羡慕你啊。有时间再让李晓冬给皇上也瞧瞧,让他变得年轻点儿。”司马静说这话时,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无比痛苦。皇上自从上次走了,已经三个月没来了。她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生她的气,也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原谅她,更不知道有一天东窗事发,皇上会不会杀了她。

    想到这里,司马静叹了一口气,起身道:“猫咪,你很久没有陪我散步了,现在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是,娘娘。”猫咪答应着,便过去搀着司马静的胳膊出去了。

    外面的天气很好,空气也很清新。此时司马静便回忆起小时候的事。那画面就像在昨天一样。她不禁感叹道:“人生如梦啊,转眼间就老了!”

    “娘娘,您要是说老,那我早就土埋到脖子了。”猫咪笑道。

    司马静回头冲她一笑,便看到那边的桃林,她便道:“那边的桃子都熟了,你去给我摘一个来。”

    “好的,您稍等!”猫咪说完便去摘桃。

    司马静此时觉得腿有点儿酸,她看到旁边有一块石头,已经被人坐的发亮了。她便走过去坐下。

    就在这时,她听到有人打闹的声音,她看去时,只见龙啸虎手里拿着一根木棍骑在一个太监的脖子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太监,手里也拿着一根木棍在追他们。

    “儿子!”司马静不禁从石头上跳了起来,挡在了他们前面。

    两个太监见是司马静,忙站住低头道:“静怡皇后!”

    “儿子,娘好想你啊!”司马静此时已经落下了眼泪。

    “你是何方妖孽,竟敢挡住本座的去路?”龙啸虎拿着木棍指着司马静问道。

    “儿子,来,让娘抱抱!”司马静说着便一把将龙啸虎从太监脖子上抱了下来,紧紧地搂在怀里。

    “你放开我,小李子小王子,你们救我。”龙啸虎一边挣扎着一边喊道。

    两个太监哪敢说话,都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猫咪正好从那边摘桃过来,龙啸虎看到猫咪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

    “猫咪姐姐,猫咪姐姐救我!”

    这时猫咪站在那里傻了,不知怎么做才好。愣了半天她才向龙啸虎道:“太子爷,静怡皇后是您的亲娘,她这是爱你,你快叫母后啊!”

    “她不是我母后,她是个疯子。”龙啸虎依旧不依不挠地挣扎道。

    此时,司马静就像是真疯子一样,龙啸虎越是挣扎,她越是抱得更紧。

    猫咪见司马静已经失态,忙道:“娘娘,太子爷还小呢,您这样他日后更不会认您了!”

    司马静哪里听得进去,嘴里只道:“我不会再失去你们了!”

    猫咪此时灵机一动,向龙啸虎道:“快叫母后,叫母后娘娘就放开你。”

    也许是龙啸虎太想摆脱司马静的怀抱了,他听了猫咪的话忙道:“母后,你放开我吧!”

    果然,司马静听了脸上立刻有了笑容,她松开龙啸虎,一只手扶着他的肩膀,一只手摸着他的脸道:“儿子,你终于肯认我了,你跟我回永和宫,我给你留了好东西!”

    司马静说完便用衣袖擦着眼泪,龙啸虎见司马静的手拿开了,便回身就跑了,嘴里还

    说道:“你不是我母后。”

    这无疑是又给了司马静狠狠的一个巴掌,她本来蹲在那里的,一下子便瘫倒在地上,哭得像个泪人似的。

    “娘娘,我扶您回去吧!”猫咪说着就过来搀她。

    谁知她奋力一挥,将猫咪挥倒在地,她吼道:“你们都是坏人,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我讨厌你们。”

    说着,司马静起身自己一个人趔趔趄趄地回去了。

    猫咪看了看放在石头上的桃子,她捡起一个狠狠地扔了出去。

    回到永和宫,众人见司马静如此狼狈,心中都担心,但是都不敢过问,只是在一边嘀嘀咕咕地不知说些什么。

    司马静躺在床上,泪水从眼角流出来,又顺着脸流到枕头上,渐渐的枕头都湿透了。她就是想不明白,老天怎么会对她这么残忍。若说其他的事,她现在都能忍受,只有自己的孩子都不认她,这是令她最难过的。

    “唐婉,都是你,我要杀了你。”司马静向着屋顶大喊道。

    天渐渐的黑了,司马静也哭得没有眼泪了,她的心也麻木了。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道:“皇上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