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精品小说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 第五四四章 秋后算秋算账(一)
    不止是卡尔供职的英曼资产管理公司的人民币头寸爆仓,欧洲其他几家对冲基金的人民币头寸在这一天也出现巨大的亏损,其中大部分都以爆仓告终,更有几个小型基金在收场之后直接向投资者发出了清盘的邮件。

    但这一切远不是结束,在随后的一段时间,人民币持续上涨,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强势,更是断绝了他们捱过去的希望。最终那些幸存下来的对冲基金,不得不黯然地接受亏损的现实而离场。

    几个月之后,相关的新闻才陆陆续续地爆出来,当天华夏央行并没有出手,而是桥水基金、保尔森基金等几个美国对冲基金突然出手,这才导致当天人民币毫无征兆地出现暴涨。

    换句话说,这是一次美国资本对欧洲资本的伏击,战场在香港的外汇市场,标的则是处于漩涡当中的人民币汇率。

    这种层次的较量算不上什么。让市场震惊的是,华夏央行并没有参与到其中,也就洗清了钟石和天域基金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总算是还了钟石一个清白。

    自然,这些都是后话。

    “什么,被抓了?”

    卡尔一愣,随即不解地反问道,“谁被抓了?被谁抓了?因为什么?”

    “安娜.李,我们在亚太地区的主席,刚刚得到确定消息,她在自己的办公室被警方带走了!”

    那名交易员上气不接下气,喘了好一阵子,这才艰难地回答道,“至于为什么,什么嫌疑什么的,警方一句交代都没有,只是签署了一份协助调查的意向书。”

    安娜.李,就是李菲菲,那个和周长安、徐飞等人合谋的英曼基金亚太区美女主席。她不止是英曼基金亚太区的主席,也是英曼基金的董事总经理之一,可谓是位高权重。

    “协助调查?这是个什么玩意?”

    卡尔眉头一皱,细想了半晌,这才无奈地摇了摇头,“先不管这些了,我们是不是该给她找个律师?不,法律体系不同,只能在华夏本地找相关的律师。”

    “可是到目前为止她还不是嫌疑人,我们干吗要找律师?”

    那名交易员傻眼了,“这样一来岂不是坐实了我们操纵市场的嫌疑?”

    “对!”

    经此一提醒,卡尔这才恍然大悟,“不管了,先派人去华夏,看看有没有办法能够将人救出来。”

    ……

    周长安横死的消息,虽然并没有对外公布,但在他的那个圈子里,却飞快地流传开了。

    李菲菲、徐飞等人更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余,他们很快就聚到了一起,开始商讨起事后的对策。

    要说这几人之间,只有单纯的利益合作关系,并没有太多的私人情感,以至于他们坐在一起谈论周长安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示出痛苦或者惋惜。

    还是在那个酒吧掩护下的雅间,李菲菲、尼克、赵威廉和徐飞等人一个不少。几人落座之后,就举着面前的酒杯沉默不语,周长安猝死的事情给他们带来的打击实在太大,以至于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作为外资企业在华夏的顶级高管,李菲菲一向都以优雅知性的形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不过此时的她完全和这些词搭不上边,头发蓬松着随意搭在肩上,脸上甚至没有化妆,随意地穿着一件卫衣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此时的她还一如既往地用三根手指夹着酒杯,但一点品酒的都没有,只是无神地盯着面前猩红的液体,怔怔地看了半晌之后,她才惨然一笑,对徐飞说道:“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

    徐飞苦笑一声,将手中的雪茄往茶几上一放,往身后一躺,双手摊开无奈地说道,“你问我,我该问谁?”

    “现在要不要跑路?”

    两名外籍人士尼克和赵威廉还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土生土长的李菲菲和徐飞却是明白这件事有多么严重,其中更以身为女性的李菲菲最为紧张,原本她以为徐飞是关键时候能够依靠的存在,毕竟对方身后站了不少人,但现在看到对方有撂挑子的冲动,她没来由地心头一慌,口不择言道,“我有一架私人飞机,现在就停在机场,要不我们现在收拾收拾就走?”

    她和徐飞私底下保持着情人的关系,所以在不自觉之间就说出了“我们”。

    “走?”

    徐飞白眼一翻,有些厌恶地看着对方,“为什么要走?你做错了什么?”

    “我们不是……”

    惊慌失措的李菲菲当即开口就想说什么,不过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她猛然醒悟过来,“对啊,我们好像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害怕?”

    她原本就是个聪明人,只是被周长安之死吓破了胆,这才失去了分寸。

    “到目前为止,我们连周长安到底是怎么死的都没有弄清楚,又何必自己吓自己?”

    徐飞不愧是久经风浪的人,在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很快就认清了形势,“到底是意外,还是谋杀,我想有人比我们更加着急地想知道真相。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需要紧跟着形势发展,然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也不迟。”

    “那么依照你的估计,周长安的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直在旁冷眼旁观的赵威廉忍不住开口问道,“他可是周万寿的儿子,难道说还有人不开眼将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让我们好好地分析一下!”

    徐飞猛一挥手,制止赵威廉继续说下去,“想想看,即便他操纵市场、绑架钟石等事发,最终看在他父亲面子上,警方也只会依照法律将他收监、起诉并判刑,说不定最后他在监狱里还会过得很好。不管怎么说,警方是不会蓄意制造这样一个事情出来的。”

    “至于钟石一方就更不可能了。除非他有预知的能力,否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被绑架。就算他在事前留了后招,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上了周长安。我们再退一步讲,即便钟石预留的人找上了他,难道他们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将周长安直接置于死地?我想最合理的做法,应该是他们扣留周长安来交换钟石,这才是最合乎逻辑的做法。所以幕后黑手是钟石的猜测,基本上也可以排除了。”

    “这么排除的话,只剩下一个可能性了,幕后黑手可能是我们,就是在座的各位。”

    说到这里,徐飞故意停顿了一下,颇具深意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巡视了一圈,直看得人心惊肉跳,半晌他才悠悠地说道,“不过我实在想不出来,在座的各位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干。且不说可能被周万寿报复的风险,就冲着周长安为我们赚了这么多钱,并且直接向我们提供保护这两点,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没有理由这么做,对吧?”

    听到他这番话,几人均是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只有徐飞能够给他们提供保护,那两名外籍人士也是如此。如果此时徐飞抛弃了他们,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此当徐飞怀疑上他们的时候,他们紧张得连呼气都不敢大声一点。

    “所以这件事只是意外。”

    抽丝剥茧般地分析了一番之后,徐飞最终信心十足地下了结论,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道,“而且他死了,很多事情就死无对证了,对我们来说更像是一个好消息。所以他的死,可以确定是意外。当然,也只能是意外。”

    徐飞越说越有信心,说到最后已经恢复了原先的神采飞扬,身旁的李菲菲看得如痴如醉,眼神中几乎能够滴出水来,浑然忘记了目前危险的境地。

    “按照你的分析,我们只要继续之前的操作,就一点事都没有了?”

    徐飞的话不止让李菲菲痴迷沉醉,也让两名外籍人士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尼克和赵威廉互望了一眼,彼此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其中尼克更是追问道,“我们不需要做点其他的吗?”

    “这种事情,你觉得我们能够插得上手吗?”

    看着一脸懵懂的尼克,徐飞毫不客气地奚落道,“这件事往大了说,已经是政治事件了。就凭着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还有,现在是非常时刻,我们最好尽快平掉手头上的头寸,不要惹是生非,静静地等着风头过去。”

    尼克虽然不怎么赞同徐飞的说法,但此时似乎并没有太好的办法,当下他只能默默地点点头,不过徐飞又说道,“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如果上面真的斗了起来,我们这样的人很有可能成为替罪羔羊。”

    “上帝啊,这实在是太复杂了。”

    尼克夸张地喊了一句,不过心中却是十分赞同徐飞的说法。

    “好了,没什么其他的事,大家都先回去吧,处理掉手头上的头寸,不要被查出来。”

    说了这么多,徐飞似乎是疲倦了,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几人离开,“对了,记得请个好的律师。如果万一不幸被抓的话,到时候还能够有人给你们做无罪辩护。”

    两名原本已经心花怒放的外籍人士,听到徐飞这番话后,面面相觑地离开了。

    “飞,你说我们这一次真的能安全渡过吗?”

    没了外人,李菲菲也不再遮遮掩掩,蜷卧在徐飞的胸口,忧心忡忡地说道,“我总觉得会出大事,这段时间心里一直不踏实。”

    “放心吧,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徐飞对这件事的后续走势也看不清楚,之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安慰众人。不过越是在这种时候,他越不能表现出软弱和害怕,“实话告诉你,我在苏海的公安局里安插了人手,只要有我的相关信息,我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就算他们想要抓我,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

    李菲菲欲言又止,半晌才一咬银牙说道,“我们的钱,足够让我们逍遥过完下半辈子了。如果我们现在走了,他们还能拿我们怎么样?不如这样吧,我们现在就走,带着我们的钱远走高飞!”

    “这里是我的家,怎么走?”

    温柔地抚摸着李菲菲的头,徐飞再次安慰道,“就算是出事了,到时候你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我后面的人不会坐视不理的,所以就算最后被判刑了,也不会太严重的。”

    不过他内心的台词却是:“以为现在我们走得了吗?现在留给我们的,只有两种结果,要不就是锒铛入狱,要不就是平安度过。如果我们就这么一走了之,下半辈子就别指望露面了。”(~^~)

    ( 大时代之金融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