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精品小说 > 黄金斗魂 > 第八百二十三天章执法天刑
    能加入圣武殿的弟子,要是放在斗玄帝国的人,均可以成为一方巨擘,掌控一片世界。这些弟子中实力最低的也有大造化境后期的修为,要是放在周边帝国的话,绝对是天才般的存在,不过在四域这样的地方,显得有些寒酸,实在太过于普通了。

    点燃阵法石碑不但需要玄感境的修为,还需要不错的阵法造诣,大部分的弟子无法点燃阵法石碑,就算你有天赋,你修炼到了玄感境,不懂阵法的话,想要点燃阵法石碑,那是相当的困难。

    点燃阵法石碑失败的弟子甚是沮丧,先前辛气节点燃阵法石碑之时,他们觉得很容易,辛气节上去就点燃的阵法石碑,他们的实力和辛气节差不多,点燃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事与愿违的是,结果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

    罗阵对这些弟子的表现甚是满意,原本以为能留下来的弟子,最多不过百人,哪知却有一百四十多人,看来这届的新弟子,比以往那些弟子强了许多啊。说道:“我本来准备让你们彼此比试下,不过临时改变主意,让你们彼此组队进入幻阵中,要是你们可以安然通过幻阵,那么就能进入元‘潮’幻天修炼了。”

    “碧珠师妹,你刚才点燃阵法石碑,成为了所有弟子的焦点,我想和你组队。”有个男子从易碧珠身后走出。身着青‘色’的锦袍,散发着儒雅的书生气,笑起来之时如阳光般灿烂,双手隐藏在袖子中,气度甚是不凡。

    易碧珠淡淡笑道:“原来是‘弄’风公子啊,实在不好意思,我要和纳兰无雪师妹组队。”

    “此人就是圣武城三大公子哥之一的‘弄’风公子吗?果然如传闻般潇洒倜傥,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啊。”有个‘女’弟子眼中放着‘精’光,要不是脸上布满了少许的黑‘色’雀斑,绝对算得上是美‘女’。此时她看着‘弄’风公子,黑漆漆的眼睛中,有着小星星冒出,想来是后者的粉丝吧。

    她身旁的少‘女’身着华丽的黄‘色’丝绸裙袍,长得就像恐龙般,快要流出口水,说道:“‘弄’风公子就是‘弄’风公子,点燃阵法石碑之时,就让周围的‘女’子欢呼起来,这般魅力只怕没人有吧。”

    有个长得瘦瘦的小姑娘冷哼道:“‘弄’风公子的魅力无限,和辛气节相比,却差了许多吧。”

    那个脸上布满雀斑的少‘女’冷哼道:“你简直是在放屁!辛气节的天赋和实力确实不错,但是和‘弄’风公子相比,差了不止一丁半点,两者压根无法并论。”

    “难怪你会被你喜欢的人抛弃,实在是因为太过于愚蠢,就算是我的话,只怕也会抛弃你。”那瘦瘦的小姑娘,清冷的笑了笑,甚是不屑的讥讽道。

    纳兰无雪清冷的容颜,如傲立在雪中的梅‘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味,让‘弄’风公子眼睛微微发亮起来,说道:“组队可以四个人,你和纳兰无雪师妹,还有我便可以了。”

    纳兰无雪清冷笑道:“抱歉了‘弄’风师兄,我要和辛气节师兄组队,你还是找别人去吧。”

    ‘弄’风公子淡淡笑道:“我去对辛气节师弟说下,叫他自动放弃,相信师兄的话,他应该会听的吧。”

    带着笑意的目光落在辛气节的脸上,轻轻的摇了摇折扇,淡淡笑道:“辛师弟,我要和纳兰无雪师妹组队,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放弃和她组队,只要你放弃了,师兄会有见面礼给你。你应该知道师兄在圣武殿的地位不低,我的导师是一位帝境的强者,建造的圣武馆,每年加入圣武馆的弟子,没有上千只怕也有八百,你若是放弃的话,我会让你认识下我的导师。”

    土著弟子惊呼出声起来,圣武馆的馆主在圣武城这样地方,绝对是能呼风唤雨的人,不少少年强者是从圣武馆出来的,圣武馆馆主在圣武城的地位很高,平常弟子想要见面都很难,没想到‘弄’风公子会介绍给辛气节认识。

    能和帝境强者讨教讨教,收益绝对匪浅,有些弟子叹息起来,自己怎么没有这样的机会啊。这样的机会,只要是少年天才都不可能拒绝,辛气节不可能为了一次组队,便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辛气节淡淡的声音响起之时,那些弟子惊呼出声,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听辛气节淡淡笑道:“抱歉了,我对去见你的导师没有半点兴趣,我不会放弃和无雪师妹的组队,你还是和别人去组队吧。”

    ‘弄’风公子的眼神冷厉起来,比剑锋还要锋锐,渗透着缕缕的寒芒,‘阴’冷道:“你真的不放弃?”

    辛气节仿佛看白痴般看着他,却听‘弄’风公子说道:“你可知道我在圣武殿的人脉多广吗?圣武殿不少天才早年的时候,就在我导师的圣武馆修炼,你可知道得罪我,是多么愚蠢...”

    不容他说完,辛气节打断道:“我不想听你废话,你该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不要给我说什么废话。我的眼睛认识你,我的拳头可不认识,要是将你打成熊猫眼,你的追求者,只怕不会让我好过,你还是到一边凉快去吧。”

    ‘弄’风公子脸颊有些发青,旋即又发白,这些新弟子之中,哪个敢如此对自己说话,冷哼道:“好你个辛气节,你看见罗长老在这里,才如此的嚣张,那等元‘潮’幻天结束之后,我会找你算账的。”

    有些‘女’子开始嘲讽辛气节起来,说他不识时务,小地方出来的就是小地方出来的,辛气节就像没有听见她们这些愚蠢的言论,眼睛微微眯起,有着冷意弥漫,笑道:“随时奉陪。”

    “谁是辛气节,给老子出来。”人群之后传来炸雷般的声音,听在人耳中嗡嗡作响。

    辛气节循着目光望去,人群如‘潮’水般从中间分开,四五个身着血红‘色’服饰的少年走出,所有人的目光‘射’在他们‘胸’口上,左边‘胸’口上绣着一把血红‘色’的利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圣武殿的弟子无论是谁看见这血红‘色’利剑,都会觉得全身发冷。

    血红‘色’利剑代表着绝对的权威,代表着无上的杀伐,代表着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

    这是执法堂的标志,圣武殿的弟子,无论是谁看见,执法堂的标志,都会感到瑟瑟发抖。

    执法堂的几位弟子来到这里作甚?易碧珠明亮的目光中有着疑‘惑’,为了辛气节而来吗?

    面对执法堂的辛气节,辛气节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执法堂的四个弟子对着辛气节走来,最先那个男子身着血红‘色’衣袍,加上两米高的身躯,给人极大的压迫感,沉声道:“你跟着我们去趟执法堂吧。”

    “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去执法堂,你有什么资格让我跟着你去?”辛气节噗嗤的冷笑起来,莫要以为穿执法堂的衣服,他就会畏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辛气节来圣武殿,就没有做过什么危害圣武殿的事情,凭什么跟着他们去执法堂,任他们宰割?

    周围所有弟子看向辛气节目光中,有了前所未有的光芒,难道他不畏惧强权吗?执法堂在圣武殿那是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哪个弟子敢轻易得罪执法堂的人啊。否则犯一点小错,进入了执法堂,不死也会脱层皮。

    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敢和执法堂这样说话,哪个弟子看见执法堂,不是吓得战战兢兢啊。

    “你是新来的弟子吧,我叫天刑,代表的是执法堂长老的话语,你敢不跟着我走吗?”天刑脸‘色’微沉,两米多高的身躯,给人极大的压迫力,随着他脸上的笑容敛去,周围之人吓得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呼吸。

    辛气节微微抬起脸颊,冰冷道:“我说我犯了什么错误,你若是说出来的话,我就跟着你走,你若是不说出来,你从哪里来,就给我滚到哪里去。我辛气节不是好欺负的,也不是好惹的,也不是好得罪的。”语气冰冷得如利剑般,周围的人可以感受到,空气变得寒冷下来。

    纳兰无雪胆怯的说道:“你们说辛师哥犯了什么错误,你倒是说说看啊。”

    本来她应该叫辛气节叫师弟,觉得还是当他的师妹好。

    天刑面沉如水,权威受到了挑衅,冷冷道:“有人看见你昨晚斩杀了圣武殿的弟子,你觉得这件事情还算小吗?”

    “我昨晚看见天刑师兄侮辱了一名少‘女’,难道天刑师兄真的侮辱了对方吗?”辛气节嗤之以鼻,这样的诬陷,谁不会啊。

    “辛师弟真是牙尖嘴利啊,你在牙尖嘴利,还是跟着我们去执法堂再说吧。”天刑身旁的一个少年,‘唇’角带着优越的笑容,一个新加入的弟子,要整死不是很容易。

    易碧珠冷笑道:“和光师兄,辛师弟是否牙尖嘴利,我倒是没有看见,我看见你倒是牙尖嘴利,你说辛气节杀掉了圣武殿的弟子,不知道那人是谁。”

    天刑没想到易碧珠会帮辛气节说话,易碧珠在圣武殿的地位不低,温和道:“易碧珠师妹,此事只要辛气节去了执法堂自然会清楚。”

    罗阵冷哼道:“执法堂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敢来老夫这样随意要人,叫你们执法堂长老亲自前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