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 犯罪直觉:神探少女 > 3第384章岳云的陈述
    谁知道这个人来自首,是不是诚心的,反正这样的人,他们也见得多了。

    贝柯漠缓缓站起来,将手里的孩子交给了周雯。

    小王拦住了贝柯漠:“我去吧,我相信这孩子是真心要投案自首的。”

    小王走到了岳云的身边,给岳云戴上手铐,那一刻人们才算是彻底放心下来。在他们的眼中,只要是凶手,任何一种性格都是危险的。

    凶手来到了这里,怎么可能不被重视起来呢。

    “我只想要知道一件事情,小泉他有没有事情?”

    小王不知道是可惜还是什么,叹息一声点点头:“他很好你不用担心。”

    岳云抿了抿嘴:“我想要见见小泉,如果可以的话。”

    小王看了看贝柯漠,唐宇堂就这么被无视了:“你们能考虑一下我这个队长的感受吗?好歹我也是队长,尊重一下我这个队长好不好?”

    孙策无奈的拿着电话:“既然知道自己是队长,就不要给人家添麻烦啊。”

    这边孙策被护士长说了一通,唐宇堂倒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唐宇堂咳嗽一声:“我只是要和你们说一下,我要当爸爸了。”

    孙策稍微冷一下,眼神倒是温和了很多:“当爸爸的人也这么不稳重吗?”

    唐宇堂自知理亏,索性就什么都不说了。毕竟自己逃出来也确实是自己的不对,今天亲眼看到岳云过来,唐宇堂就算是放心了。

    或许唐宇堂出来,也只是想要知道,案子的进展到底如何了吧。

    什么时候开始,唐宇堂对这些案子如此的在意了呢?唐宇堂自己都不清楚。

    贝柯漠对着小王点点头:“你带着他去见那个孩子吧。”

    记住太多的名字,对贝柯漠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所以小泉这个名字,似乎也没怎么出现在他们的谈话之中。

    岳云并没有进去,而是隔着玻璃看了看那里面的小泉。小泉和岳云之前见到的样子没差别,进入这里这几天,也过得还算是不错的样子。

    小王拍了怕岳云的肩膀:“放心好了,没人会伤害这个孩子的。”

    岳云点点头,被带着去了另一个审讯室,这才是犯人应该要在的地方。

    负责审讯的是小王和周雯,这是第一次,小王负责审讯的事情。

    本来是想要小王和孙策一起的,毕竟孙策能照顾小王的情绪。

    可是贝柯漠仔细想了一下,似乎还是周雯更加的合适。毕竟周雯是犯罪心理的专业学生,这样的人能够给小王更多的帮助,不仅仅是心理上而已。

    岳云坐在椅子上,许久都没有说话,也可能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说什么。当然问题也出现在小王的身上,小王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询问,毕竟一直都是一个法医,最擅长的无非是询问尸体。可是面前是一个活人,总不能将活人给解剖了,看看活人到底会说什么吧?那估计除了能看出来疾病,什么都看不出来。

    贝柯漠看着里面的询问,觉得小王的成长还需要进行下去。

    孙策给贝柯漠搬来一把椅子:“坐着看吧,你每次都站这么久,不累吗?”

    “我的身体已经不如从前了,当然需要一些锻炼。”

    如果一直都是这样养尊处优的,贝柯漠觉得自己的未来一定更加的没用。

    孙策无奈的看着小王有些僵硬的样子,果然现在让小王来询问,还是稍微有些勉强了。小王毕竟也只是一个法医,询问这种事情,并不是多么的擅长。

    贝柯漠倒是非常的平和:“放心好了,不会有问题的,人都是要成长的。”

    周雯在下面,恨恨的掐了一下小王,因为疼痛,小王反而镇定下来了。

    “岳云,你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呢?指纹对比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他们提取了岳云的指纹还有dna,所以到底岳云是不是凶手,现在一目了然。

    岳云沉默下来,看着那边的小王,似乎也在怀疑小王是不是真的有询问的能力。在岳云的眼里,小王就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但是却不是一个严厉的人。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混混,岳云可是不止一次,进入过警察局的。

    一般理性训我呢的警员,都是比较强硬的,倒不像是小王这么紧张。

    岳云觉得好笑的同时,又觉得如果是这样一个人的话,可能也是这样吧。

    “我之所以杀死这些人,只是因为我觉得有这个必要而已。”

    岳云在这里,似乎完全没有不自在的感觉,一手托腮很是悠闲。

    “警官,你有过想要保护什么人的心思吗?你知道要保护一个人需要做什么吗?”

    这个问题让小王楞了一下,可是看着岳云的眼神,那眼神是那么的真挚看不出来一点的作假。如果是这样的眼神,这个人怎么可能坏到哪里去呢?

    岳云微微颔首:“我只是觉得,这个人给了我温暖,我就不能让这个人不高兴。”

    岳云和小泉,其实是几年前认识的,所以可能当时发生的事情小泉已经模糊了。

    不过这并不表示,岳云也对一切都模糊了。

    面对着小泉的时候,岳云还是那个单纯的岳云,被小泉温暖过的人。

    岳云是一个孤儿,很长时间之前就被各种各样的人厌恶着。出入能出入的所有地方,找吃的也好找钱也好,反正就是活得很不怎么样。

    一直到几年前,岳云见到了小泉,小泉是一个很不喜欢学习的孩子。

    当时岳云比小泉大好几岁,可是感觉上,小泉却很照顾岳云。

    小泉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只要是自己看做兄弟的人,都会好好照顾。

    小泉和岳云见面的时候,是在一个酒吧的门口。当时的小泉不过是一个中学生,还不能进入酒吧,可是好奇心也很强大,最后被岳云带着进去了。

    然后在那个地方,出现了一件事情,其实也是酒吧里经常会出现的事情。

    岳云一直都是长得很好看的,被人骚扰也是很正常的情况。

    一直以来,一个人的岳云,已经习惯了所有的事情。

    而且这里虽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是总体来说也算是比较规范的。

    就算是被占便宜,也只是被占便宜而已。可是当他是朋友的小泉可不会这么想,尤其是当小泉还亲眼看到的时候。所以小泉动手了,教训了那个人。

    因为小泉家的关系,所以后来也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不过那一次的事情,却让岳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因为在岳云的记忆里,似乎从来没有什么人,为了自己这么愤怒。

    纵然只是因为稍微醉酒,而产生的冲动行为,可是岳云觉得很温暖。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岳云知道,自己有了一辈子都不能放弃的好兄弟。

    小泉买了钥匙链,是兄弟钥匙链,一个人一个,送给了岳云。

    岳云拿到钥匙链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雀跃的,也就只有这个是最好的礼物。

    不过在莫雨的那个案子里,岳云很不幸的丢失了那个钥匙链。

    事情过去之后,岳云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是没有办法回去的,也就只能算了。岳云希望小王能想办法,将那个钥匙链还给他,这样他就能够安心了。小王答应了这个要求,不过这就要看贝柯漠的本事了,毕竟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的人,从来都不是小王,而是贝柯漠这个,不在警局工作的人。

    “你说一下你杀死那几个人的经过吧,其实不过是教训了孩子的老师而已,你这么在意可不行。只要是老师,总是会管教孩子的,这是老师的职责。”

    岳云讽刺的笑了笑,其实只是在嘲讽自己吧,毕竟是自己不受控制了。

    什么仪式冲动做出的事情,其实归根究底,只是自己没控制自己而已。

    岳云清楚的知道,自己看到的事情,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第一次岳云看到有老师教训小泉的时候,岳云也只是觉得生气而已。

    第二次的时候,就不只是生气了,还有浓烈的愤怒。

    看到自己那么在意的人,被不想干的人对待,肯定会觉得很不高兴吧。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一开始的岳云还是很清楚的,后来就不是这回事了。

    一直到宋玥,白雪梅几个人的存在,让小泉离开了。

    岳云不知道是那个时候疯狂了,还是之前就已经疯狂了。

    总而言之从那天开始,岳云就在计划一切。

    杀死这些老师,让他们知道所谓的教育,其实并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些老师只不过是自以为是的一群人而已。如果真的想要什么桃李遍天下,那么不如看看,是不是自己能开花结果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岳云杀死了这些人。

    宋玥也好,白雪梅也好,其实都还算是比较好的老师。

    因为他们都是听到了岳云,以学生为借口的要求,才会出来的人。

    只可惜她们都没有料到,自己这一去就绝对不会回去了。

    凶器是岳云自己制造的,其实就是简单的一种类似针孔的东西而已。

    可是制造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那种细节的使用,更加是难上加难。对第一个死者下手的时候,尽管岳云已经计划了很久,而且也练习很久了,还是会有些紧张。

    好在岳云在被人发现之前,解决了所有的事情,离开了案发现场。

    肌肉松弛剂,是岳云自己独立研制了,而且还和自己朋友试验过。

    所有的一切,到最后都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因为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来,所以没人会知道这一切都是岳云计划的。

    岳云杀死了宋玥之后,等待了一阵子,没有被人扎到任何的痕迹,胆子开始大起来了。第二个死者白雪梅,也就成功的成为了岳云的目标。

    因为白雪梅是岳云的目标,所以岳云一直关注这个人。

    这才发现,其实老师也不像是他们看上去,那么的温文尔雅,那么的好吧。

    杀死白雪梅的时候,岳云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罪恶感的,和杀死宋玥的时候不同。

    一样的方法,一样的凶器,一样的时间,人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岳云的动作更加的熟练,而且也更加的平和,心态已经完全改变了。一开始的害怕,和现在的平和已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现在的岳云无所畏惧。

    在白雪梅死亡之后不久,小泉回到了这个城市里,但是却再也没有和岳云他们见面。

    岳云知道,小泉是一个需要未来的人,不可能一直和他们这样鬼混下去。

    于是小泉就这样,回到了自己的学校,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

    岳云虽然不打算去打扰小泉,可是也不会让小泉的生活被别人打扰。

    所以教训过小泉的莫雨,就绝对不能留下来了。岳云却因为不高兴小泉真正意义上的离开,竟然带着一瓶酒,去那边的案发现场了。

    如果不是带着一瓶酒过去,可能也不会丢失自己的钥匙链。

    而后来自己被盯上了,岳云也是不可能去那边寻找自己的钥匙链的。

    既然没有办法寻找,那么就只能当做是真的丢失了吧。

    实在是没有办法,岳云也只好暂时躲起来,躲到了没人能找到的地方。

    结果没想到的是,自己还是被逼出来了,因为小泉的关系,不被带出来也不行。

    小王冷静的将尸检报告拿出来:“你还真的是一个下手狠毒的人啊。这样的做法,就算是我这个法医,可能都不得要领,你的手法真的是很厉害啊。”

    岳云轻笑:“其实我只是突发奇想而已,想到了也就这样去做了。”

    贝柯漠看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因为对自己来说,想看透他也并不是很难。

    小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觉得好像自己只不过是掌握了细节而已。

    虽然办案的时候,细节是很重要的,但是只是细节的话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个案子虽然小王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但是也让小王明白了自己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