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道观 > 1121.那个地方
    “什么人?”

    大铁锤暴喝一声,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uuk.la这个莫名出现的女子和大树,让他发自内心的忌惮。

    “应该是守阵者”

    张良按住大铁锤,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根据传闻,守关者都是少见的高手。

    “不错,我是本阵的守阵者,锄禾”

    大树上,相貌普通、甚至还有一丑陋的锄禾,目光掠过说话的张良、大铁锤,以及没说话的少司命,脸上露出异样之色,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装束如此怪异的人。说实话,她对自己能出现在这里一准备也没有。

    她能出现在这里,说来还是因为不久前她觉醒了一种能力——母猪上树,一旦上树,万法减弱,力大无穷。只是没想到刚一觉醒,就被观主发现了,并带到了这里守阵。她还记得来时观主说的话,守不住,继续做猪。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守住寒冰阵。

    “原来是守阵者,大铁锤领教”

    大铁锤大吼一声,冲上前,施展出雷神之锤第一层的武功,随着一阵难听的摩擦声,十丈之内,形成一个恐怖的风暴。无数的冰锥、冰块、冰片,被卷入其中,吼声,撕扯声,仿佛有一头洪荒猛兽困在其中。

    奇怪的是,这恐怖的风暴在临近大树的时候,减弱了许多,等到笼罩住大树,又减弱了几分,随后风暴中,发出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大铁锤像断线的风筝一样,从风暴中横飞出来,手中的大铁锤也崩飞了出去。

    张良飞身上去,接住大铁锤,被反震的力量,逼得在雪白的冰面上退了几十步,才堪堪稳住身形。

    “大铁锤,你怎么样?”

    噗!大铁锤吐了一口血,半眯着眼睛,艰难的说道:“不要和她近身。”

    说完,就昏了过去。

    张良放下大铁锤,纵身冲了上去。因为大铁锤的提醒,本就速度快捷,身法缥缈的他,在大树周围多次与锄禾擦招而过,没有一次硬碰硬。

    奇怪的是,锄禾只是被动的应战,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大树追击。

    向来聪明过人的张良,起了疑心,试探着向锄禾的脚下攻去。

    果然,锄禾的脸上闪过慌乱之色。母猪上树天下无敌,母猪下树,就成了软脚虾。

    又一次,张良攻来,风驰电掣般的对战中,张良差把锄禾打落树下,百余招之后,张良一时不慎被打飞出去,吐出的鲜血,洒落在空中,在雪白的冰雪映衬下,异常的刺目。

    一股无形的力量出现,把受伤的张良和大铁锤,送出了寒冰阵。

    一时间,无论是阵法内的天空,还是现实中的天空,都出现了两行金灿灿的大字。

    “儒家,张良,淘汰”

    “墨家,大铁锤,淘汰”

    阿房宫外,晚风习习,两行金灿灿的大字骤然出现,让现场炸开了锅。

    “输得怎么如此之快,阵法之中到底发生了何事?”

    “张良无谋,大铁锤无用,丢我诸子百家的脸!”

    “全都是土鸡瓦狗”

    “这下好了,让阴阳家的人得了传承”

    “我看是某些人,选人有问题!”

    不出意外,指责的矛头,指向了之前的几位长者。

    …………

    ……………………

    寒冰阵之中,锄禾呼吸有些急促,刚才的打斗,原本什么都不会的她,可以说完全是凭着本能出手,对方精妙的剑法,让她几乎掉下树去。好在最后,抓住机会,击败了对方。

    平复过来,锄禾的目光投向了一直作壁上观的少司命。

    “下一个,阴阳家少司命”

    平滑的冰面上,轻纱遮面的少司命,扬起了纤纤玉手,身前多了一个树叶形成的气团,正是其赖以成名的绝技,万叶飞花流。

    “树叶”

    锄禾目光一缩,她依赖的大树,居然成了对手发功的媒介,接下来的对战只怕要不容易了。

    唰,少司命身前,万叶齐发,片片锋芒逼人。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号称万法减弱的大树,对万叶飞花流减弱的有限,锄禾不得不躲闪。

    长于远攻的少司命见状,继续以万叶飞花流,发动连绵不绝的攻势,最终,锄禾败北。

    一道无形的力量降下,原本人形的锄禾,身上的灵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光华一闪,锄禾重新变成了猪,出现在大树的分叉处,与之前不同的是,锄禾变成了袖珍型野猪。

    看到这一幕的少司命,轻纱遮盖下的樱口,微微张开,显然被惊到了。

    轰,原本巍峨的冰山轰然倒塌,粉末状的冰渣子飞的到处都是,又是一声轰隆,两个被冰封的人,悬浮起来,正是墨家的高渐离,燕丹。

    作为上次闯阵的失败者,他们一直被冰封着。

    “锄禾守阵失败,罚为本体”

    “少司命获胜,获得寒冰阵中,灵石一枚,望继续闯阵,一旦集齐五颗灵石,就可以获得长生道门至高典籍《剑典》”

    “高渐离获救”

    “墨家巨子获救”

    “今日,闯阵到此结束。”

    随着五行金色的大字出现,少司命、高渐离、燕丹,被一道无形的力量送了出去。

    阿房宫外,诸子百家一片叹气声。

    嬴政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阴阳家的人,果然没让他失望,只是大司命去哪了,仙长怎么没说。

    …………

    ………………

    阿房宫的一座宫殿里,烛火通明。

    冷硬的地面上,躺着一个浑身被烧得焦黑的人,从其婀娜的体态和模糊的五官,可以看出,其之前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

    “什么狡诈聪明的大司命,贫道看是蠢货,为了火海中漂浮着的一颗灵石,连命都不要了”

    一身道袍的楚峰神情冷冽的走过来,目光停留在大司命手中光泽黯淡的灵石上。

    “嗯,不对,没死”

    楚峰发现大司命的心脏轻微的颤动了一下。感应了一阵,楚峰露出古怪的表情,竟然是灵石耗尽了力量,护住了大司命的心脉。

    “也罢,既然没死,贫道就救你一救!”

    活死人肉白骨,莫过于灵泉水,楚峰回了一趟浮空仙山。转眼间返回,右手里提着一桶光华灿灿的灵泉水,左手握着一块丝滑的绸缎。

    来到变成焦炭的大司命身前,楚峰弯下身子,湿了湿手中绸缎,神色认真的从大司命头部往下擦拭了起来,脖子,胸,腹部,大腿,小腿,脚,翻过身,脖子,脊背,然后……

    第一遍,焦炭一样的身体软了一些。

    第二遍,有了一肌肤的感觉,但仍是黝黑无比。

    第三遍,黑色开始脱落,露出一片片奶白色的肌肤。

    第四遍,奶白色的肌肤大范围出现,大司命的生命迹象渐渐复苏。

    半个时辰后,大司命的身体表面和常人已经没什么区别,一身**,分外扎眼。

    “宿主,那个地方,你还没擦!”

    “不用你提醒,贫道知道”

    楚峰捏着绸缎,探了过去,一息,两息,十息,百息,由于集中擦一处,那地方恢复的很快。

    突然,楚峰感觉到一双冷冽的目光盯着自己,扭头一看,那娇艳魅惑的脸,已经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