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U盘 > 子第1035章 借你帽子一用
    身体随着客车平稳前行,逐渐靠近一座白色大门。.uuk.la

    充满想象力的曲线门框,顿时让疲惫昏沉的乘客眼前一亮。

    待到看清那座门的轮廓,有人小声嘀咕起来:“还真像个拖鞋,还是人字拖。就是这个大拇指比例不对。”

    旁人接上话:“不不!我看更像是tback,还是白色细带款的后半部分!”

    前一人不服:“一看你就是没有生活!后面都成八字了,还叫什么tback?”

    后者当即反驳:“切!你才没有生活!我买过好几条tback,有些后面就是这么设计的!这么做才性……啊!老、老板?”

    突然看到前排老板转身看向自己,白云帆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在他旁边的陈科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呆愣愣地不知道该不该打个招呼问个好。

    就在这时,马竞抬腕竖指放唇边,压低声音提醒道:“嘘!小声些,车上还有其他同事呢。至于你们对tback的爱好,大可以等活动结束了,再慢慢交流也不迟。”

    闻听此言,俩人顿时大急,忙不迭地解释起来,努力撇清关系。

    白云帆:“我就随便说说。老板,我其实是正经人,你一定要相信我!”

    陈科:“我也是个正经人,没买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轻摇手指,马竞低声笑笑,反问道:“这些都是个人爱好,无所谓正经不正经。我有个老朋友就是做这些的,我不也没和他绝交,不是么?”

    丢下这句话,他就摆正身体闭目养神起来。

    侧转身体,朱玲玲狠狠瞪了那两个活宝几眼,用口型警告他们规矩儿,这才转回头去留给他们一个整齐精致的包包头。

    只可惜,她的所作所为却是白费力气,没过多久,嘀嘀咕咕的声音再次响起。

    之所以会这样,其实车上搭载的乘客有很大关系。除了她和马竞,其他人都是前来沪海参加第六届risk-v大会的蜂芯半导体r5团队成员——所有人都是计算机、微电子、机电等专业出身,正在研究计算机芯片的工科男。

    因为毕业就进了研究所,长期和实验仪器打交道,这些人严重缺乏社交训练,情商相对不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已经在集团董助小姐那里留下了坏印象。当然,就算真得得罪她也没关系,反正双方并没有直接上下级关系,打交道的机会少得可怜,负面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戳了戳身边的白云帆,陈科小声问道:“老板说的老朋友,应该就是刘海洋吧?我貌似见过他们的合影。”

    “不是他,还能有谁?那家伙出身鹭大计算机系,和大老板是四年同学兼舍友。”

    “还真是他!我让那个混蛋坑惨了,差儿就想给他寄把阉割刀!”

    “我去!要不要这么猛?美工刀片就算了,阉割刀有些过了。”

    陈科请哼一声:“还不是官方胡整,突然袭击搞什么绿化补丁,不然完吃饱了撑得给他寄刀子啊?”

    “嘿!说说就算了,寄刀片是明显的暴力恐吓行为,要是碰上小心眼儿的家伙,直接拿着信去报案,你就要去拘留室里待几天啦。时间不长,罚款也不多,但是会留案底,下回再有什么大型活动、挂牌案件,公安肯定第一时间想起你!”

    白云帆这话吓了陈科一跳,瞪大眼睛确认道:“不会吧?真的假的?”

    “具体什么情况,你上网搜下不就知道了?”

    看到对方表情不似作伪,陈科摇摇头,“还搜它做什么,我信你就是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那家伙其实只是二把刀,治安行政拘留的确会留案底,不过却是最低级别的那种,不影响旅行上学和就业,过几年就会自动清除。警方也的确有清理排查高危人群的习惯,却只是抓大放小,先从惯犯、头目查起,根本没功夫搭理没“组织”、没“事迹”的小角色。

    不过,对普通人来说,保持对法律的敬畏并不是一件坏事。

    “老刘估计也是没有办法,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的,”白云帆替刘海洋辩解起来:“去年好几部网剧因为情节低俗被勒令下档整改,前段时间一堆八卦大v被强制注销账号,然后又要鸡毛小站弄备案……,以后的网络肯定不会给以前那样宽松大泥沙俱下,打擦边球的成本会越来越高。老刘现在自己整改,总好过被找上门抓人搬服务器,不是么?”

    “这倒也是,”陈科咂咂嘴,“不过他们也不能搞突然袭击啊!谁在坑人了,有木有?论坛上、围脖上,多少人都在骂他呢!”

    “要是提前打了预告,玩家肯定各种规避,效果肯定不如在这么好。再说了,挨儿骂算什么?每多一个骂他的人,将来成为老王第二的几率就少一丝,还能顺便扬名打免费广告,划算得很呐!”

    陈科头,“这年头,人至贱则无敌,我早该看透了才对。”

    白云帆摇摇头,“不说这个了。话说,你也买了老虎的娃娃,哪个型号?”

    “lf86。”

    “哇!土豪啊,这款解锁了站立形态,姿势更多体验更好,就是太贵了,基本款就要半年工资。实在买不起。”

    “嘿,咱们又不指望工资过活,”陈科得意笑笑,“不过这个自主站立其实也没啥用,电机功率太小自稳能力有限,动作稍微大儿还是会摇晃摔倒,而且只能使用原装高跟鞋,死贵死贵的。好在我已经破解了鞋子系统,不过是给普通鞋子加块nfc芯片,然后写入鞋跟高度而以,我只用了……”

    “咳咳!”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清咳,却是闭眼假寐中的马竞所发。

    陈科可以不鸟董助小姐,却没法忽视董事长的警告,何况马竞还是他的偶像之一,自是收口不言。

    半分钟后,他的手机忽然震了震,掏出来一看,却是隔壁白云帆发来的消息:“你还不知道吧?刘本是蜜蜂员工,研究家用机器人。后来辞职创办老虎。蜜蜂资产入股是二股东,所以……”

    看完消息,陈科转过头去,满是幽怨地看着对方,用口型问道:“你怎么不早说?”

    后者双手一摊,又指指陈科,表示你没给我这个机会。

    两人相顾无言,座下客车却没有停歇,穿过名气甚大的拖鞋门,驶入宽阔宁静的校园之中。

    因为远离市区,这片校园占地超过5500亩,堪称国内最大,空间充裕到校方可以在里面栽树挖湖在用小河将其勾连起来,然后建设自己的校园巴士和共享汽车网络。至于私人拥有的汽车、自行车,乃至校外公司的共享单车,在这里也是非常常见。不过,在这里更加常见的却是各种“动物”:蓝色的蜂鸟、黄皮的袋鼠、红皮的萌熊、蓝白的蜜蜂……

    当然,这些动物其实都是由人装扮的,这些人骑着电动摩托或者自行车,在外卖箱和车篮里放满外卖盒/袋,穿梭于偌大的校园,为那些懒癌中晚期的宅党送去新鲜的食物、冰凉的冷饮、娇艳的鲜花,用自己的劳动丰富了同学们的校园物质文化生活,自身也成为校园一景。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头戴蜜蜂头盔的骑手还是蜜蜂的“自己人”,这些人都是蜜蜂校园递的专职或兼职员工。两者很好分辨,专职员工负责仓对楼配送,坐骑和着装都和三大外卖差不多,同样骑电摩、驮方箱,身上穿着蓝身白袖的定制工装,而兼职工全都是本校学生,只用一顶头盔乃至蜜蜂头饰标记身份,坐骑也是各种各样的共享单车。

    蜜蜂校园递由蜜蜂旗下cta和校内两大网站联合投资成立,强调“大学生服务大学生”,旗下员工大部分都是学生兼职。因为成立较晚且带有一定的公益性质,校园递的硬件条件相对较差,专职部分还好,兼职就只能自备服装和交通工具了。此时此刻,大巴车外就有这么一位兼职同学,正在大太阳下卖力地蹬着车子。

    客车越过骑者,然后缓缓停了下来。朱玲玲探身钻出车窗,冲着后方喊道:“同学,能停一下么?”

    美女的号召力还是很强大的,那名男生很快就停下车子,单脚撑地抬头看着大巴车上的白领丽人,“有事?”

    “啊,”后者转身看了眼车厢,接着说道:“同学你也是小蜜蜂?这单要配送到哪里?”

    问道关键问题,美女号召力不好使了,男生很是警觉,张口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然后他就看到车门被从里面推开,一张熟悉的男人脸庞出现在门口,“同学你好,能帮我个忙么?”

    “啊!”男生惊呼出声,骤然现身眼前的马竞让他有些小激动。

    马竞头,“当然是我,能帮个忙么?”

    “没问题没问题,有什么事你说!”激动过后,男生的智商迅速上线,“只要别是帮忙打钱解锁海外资产就行!”

    马竞微微一囧,笑着摇头,“打钱倒是不用,不过我想借你的车子还有头盔用一下,替你完成这单。放心,我用这辆大巴和你换!”

    “那就没问题了,”男生麻利地翻身支好车子,走到马竞跟前伸出手,“我叫周秦,交大软院本科15级,说起来我也算是你的员工呢,能合个影吗?”

    “当然没问题!”马竞笑着伸手,熟练摆出拍照姿势。

    周秦拿到了合影,而对方也拿到了自行车和蜜蜂头盔,只见他熟练地翻身上车,迅速朝宿舍区骑去,速度比之刚才确实快了不少。

    抬起手机拍下对方疾驰而去地背影,周秦小声嘀咕着:“不愧是大老板啊,就连骑车也这么飘逸。啊!顺丰小王这下要伤心了!刚到手的记录还没捂热就被人抢走了!”

    老板亲上一线临时客串配送人员,其实不算什么新鲜事,狗东的强哥、顺丰的王老板都这么干过。

    经常上一线体验工作流程,既能避免决策脱离实际,有又给一线员工打鸡血,顺便还可以收获一波媒体曝光,自然乐得如此。因为名下持有大量上市公司股票,强哥连续数年顶着“世界最有钱快递员”这项头衔。直到前段时间,顺风上市一举将创始人老王送上国内富豪榜第五名,正式开启富豪榜的“三马二王”时代,顺带着也帮他抢到了这项纪录。而随着马竞亲自下场,记录自然移到了排名更高一位的他头上。

    只不过,周秦并不看好马竞保持这项记录的成功率,毕竟在他头上还有“王马马”在压着,而那位外星老马可是出了名的高调爱现,必然不会错过越发激烈的“抢帽子”游戏。很可能下个月就会看到老马穿上菜鸟山寨战衣,跑去送货为阿猫618站台的消息。

    想到兴奋处,周秦忍不住想要与人分享,然后他就看到一只白皙手掌伸过来挡在手机前面,“等下再发好么?现在曝光就没有惊喜了,对不对?”

    “哦,对,”男生从善如流连连头。

    跟着上了大巴车,周秦还有些小兴奋,对着手机上的马竞照片看了又看,他终于想起来问他们此行的目的,转头看向朱玲玲:“那个,能问个问题么?”

    后者笑着头,“没问题。对了,周同学叫我玲姐就好,这个给你!”

    接过人家递来的水果,周秦左右看看,“玲姐,你们来上交是有什么活动么?能透漏下么?”

    “这个倒不是秘密,”朱玲玲头,“这些人都是蜂芯半导体的架构工程师,我们要去微电子学院参加一个risk-v架构学术会议。”

    “啊!“男生有些惊奇,这可是大新闻啊,忍不住追问道:“新架构?怎么你们要放弃arm了吗?”

    朱助理笑着摇头,“我们才和arm续签了架构授权协议,至少四五年内不可能转换架构。还有,我们研究这一架构已经有段时间了,周同学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多了解下我们的m5手环、蜜蜂眼镜,以及holo1等产品。”

    这话就有些指责之意在里面了:“同学,我们采用新架构的产品上市都有一年了,你还这么大惊小怪,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本章完)